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体育

藝術世界6大犯罪趨勢贗品造假被盯上的中國

发布时间:2019-06-06 23:28:43

  艺术世界6大犯罪趋势:赝品造假被盯上的中国文物

  与艺术相关的犯罪行为日益猖獗,美国司法部已经将之列为全球第三大犯罪产业。6月初,艺术史专家简雅各布(Jane Jacob)、艺术品追回工作组(Art Recovery Group)主任克里斯马里内洛(Chris Marinello)和博物馆安 全协作络(Museum Security Network)的爱丽丝法伦-布莱德利(Alice Farren-Bradley)在纽约大学共同组织了名为艺术犯罪与文化遗产:赝品、造假和艺术品的掠夺和偷窃(Art Crime and Cultural Heritage: Fakes, Forgeries, and Looted and Stolen Art)研讨会,讨论艺术犯罪领域的发展趋势,话题涉及从代销欺诈、洗钱到伪造、抢劫等方方面面。专家们指出,随着新的挑战不断出现,更严格的监管是 必要的。

  1. 處于嚴格監控之下的自由港

  原本为小麦、木材等大宗商品交易提供方便的自由港现在变成了价值数十亿美元艺术品的流通渠道其中一些艺术品的出处相当可疑。收藏家和画商凭借很少的几 份文件就能够免税储藏、交易艺术品,几乎不受什么监督。一些被盗的艺术品在自由港里藏身了几十年,美国国土安全部特工丹尼尔布雷泽(Daniel Brazier)说。成立空壳公司很容易,真正的主人很难被追查这种透明度的缺失让我们的工作很难进行下去。

  艺术品运输和仓储服务公司克洛泽美术总裁西蒙霍恩比在研讨会上发言,他认为新法例会让艺术犯罪更困难

  不过,一些监管政策已箭在弦上。瑞士政府新的反洗钱法将于2016年1月实施,该法律要求所有超过10万瑞士法郎(10.7万美元)的现金交易都必 须提交正式文件。虽然无法杜绝非法活动,但是设置了障碍,艺术品运输和仓储服务公司克洛泽美术(Crozier Fine Arts)总裁西蒙霍恩比(Simon Hornby)说。目前,日内瓦的海关人员要求客户提交储藏在自由港内的艺术品的完整列表,而且会进行随机的临时检查。不过新加坡的政策仍然比较宽松。 你只要说里面有画,布雷泽说。

  新加坡自由港的大厅

  2. 赝品依然存在

  艺术品伪造者肯佩伦伊(Ken Perenyi)自己也承认世界各地的收藏机构里仍然有他制作的赝品,而且它们的主人并不知情。许多赝品都逃脱了监管,因为佩伦伊通常会伪造一些不太知名 的艺术家例如詹姆斯伯特沃斯(James Buttersworth)和马丁约翰希德(Martin Johnson Heade)等人的作品。

  知名的艺术品伪造者肯佩伦伊表示,现在仍有由他制作的赝品被挂在博物馆中

  佩伦伊说,现在只有一两件赝品还挂在博物馆里,但是很多画廊、拍卖行和私人收藏里的赝品还没有被发现。如果你怀疑你手里的东西是赝品,应该怎么 办?好消息是这些赝品比之前认为的更容易判别。佩伦伊很少使用年代相符的材料制作赝品,因此只要进行简单的化学测试就能判断真假。正如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特 工在研讨会上所说:你手里的东西从视觉上来说是我见过的。但是从化学和科学的角度,它是容易判别的。在研讨会期间,纽约律师约翰卡希尔 (John Cahill)为那些怀疑手里的作品是佩伦伊制作的赝品的人提供了免费的法律咨询。

  肯佩伦伊仿制了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的作品《帕特洛克罗斯》(Patroclus)

  3. 盗贼盯上了中国文物

  今年3月1日被盗的清乾隆景泰蓝麒麟是圆明园旧藏珍品,也曾经是法国枫丹白露宫中国馆的镇馆之宝

  专家们注意到小型中国文物的失窃案呈上升趋势。例如,今年3月,盗贼潜入了法国枫丹白露宫,在7分钟内有针对性地偷走了15件中国文物。亚洲艺术品 评估专家帕特里夏格雷厄姆(Patricia Graham)认为,满怀让文物回归中国爱国热情的中国收藏家们拉高了对此类艺术品的需求。她说,这些中国收藏家愿意为那些18和19世纪西方人从他 们的家园非法掠夺走的文物付出可观的价码。从法国枫丹白露宫被盗走的几件文物就是法国军队在1861年从北京圆明园抢走的。

  4. 认证:需要新模式

  专家们呼吁应当建立艺术品认证的新模式。许多艺术家基金会因为担心招惹上法律诉讼而停止了认证服务,一些专家认为是时候填补这一空白了。我们应当让拍卖 行、基金会和画商一起为艺术品真伪认证成立一个保证机构,长期担任杰克逊波洛克作品认证委员会主任的弗朗西斯奥康纳(Francis OConnor)建议。这是必要的,人们已经逃避太久了,他说,这种保护伞类型的组织有点儿像美国政府的消费者金融保护局,应该定期公布专家的名字 和他们的研究成果。

  其他一些专家则认为不需要采取全面的措施。咨询公司K2智库总裁、艺术风险业务负责人乔丹阿诺德(Jordan Arnold)说他的公司正在考虑建立一个知识库,将常见的伪造文件例如出处记录、真品认证等等纳入其中。这个服务将开拓鉴别真伪的漫漫长路,他 说。

  诸如国际艺术研究基金会这样的现有机构应该更透明,奥康纳说。机构并不总是会透露提供意见的专家的名字,因为一些专家只有在匿名的情况下才愿意为机构提 供帮助,国际艺术研究基金会执行董事莎朗佛莱谢(Sharon Flescher)说。对于波洛克基金会来说,不透露名字是理所当然的,她说,因为要保护专家免于陷入近些年来针对艺术品真伪鉴定的不成比例的官司当中。 然而,撰写了波洛克作品目录全集的奥康纳认为机构缺乏透明度是其垮台的原因。

  5. 技术进步,问题增加

  Auctionata将在7月21日进行16世纪至19世纪古典绘画作品的拍卖

  Auctionata和Paddle8这样的拍卖商必须与实体拍卖行一样遵守规则,但是它们更快速的周转和更低的价位有时候让尽职的要求不太实 际。对于这些拍卖商来说,聘请一位专家确认一件价值5000美元的象牙雕塑是否能够合法出售似乎不值得,所以只好选择完全忽略,Auctionata法律 总顾问乔纳森伊拉里(Jonathan Illari)说。一整套此类的事情可能被置之不理,他说。问题还在于那一个州或者国家的法律适用于规范上销售。他说,答案在5年到10年之后才 会更加清楚。

  6. 收藏家依然处于劣势

  萨兰德-奥瑞利画廊在2003年曾被美国罗博报告(Robb Report)评为全球画廊,但2007年年底,该画廊负责人劳伦斯萨兰德(Lawrence Salander)被多个客户和合作伙伴控告诈骗。萨兰德本人在2010年承认参与多起诈骗事件,涉及金额超过1亿美元。

  当收藏家委托艺术品的时候,他们越来越多地会提交给政府机构一份法律表格做好防范。这个叫做UCC-1的表格允许委托人在画商申请破产或者未能 遵守商定条款的情况下取回作品。在萨兰德-奥瑞利画廊(Salander-OReilly)丑闻余波未平之际,这种做法越来越流行。那些提交了 UCC-1表的受骗客户可以首先获得补偿,其余人只能去争夺余下的资产。这些不大的保护措施总比没有强,拉比诺维茨-布丹-斯丹达-克里斯基和利伯曼律师 事务所的律师大卫戈尔茨坦(David Goldstein)说。他认为,艺术市场是不透明的市场在其它领域里这一点相当荒谬。

  撰文/Rachel Corbett、Julia Halperin、Richelle Simon 译/盛夏

产后感染的危害
产后感染多久能好
产后感染有什么危害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