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网络

江南小说她的眼睛看见鬼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7:28:14

“现在去吗?”芯不情愿的表情让原本漂亮的脸部看来有点走样了。  “那当然,现在就得上山去,明早7点政府有个重要会议,所以今天晚上得赶回去哦!”说完,泽轻轻拉过在旁生气的芯上了警车。  “你们也去吗?”车上,芯睁大眼睛疑惑的看着后排的斌和他的老婆莉莉。  “嗯!没办法啊!他俩明早有会议啊!郁闷死了,我刚才的电影还没看完呢!”莉莉嘟着嘴看着芯。  莉莉是这里土生土长的本地女人,很小就嫁给了和他同乡的斌,她和城市里来的芯完全不同。个子平平的她特有着当地农村女人的质朴和简单,相比之下,高挑洋气的芯完全就成了这块土地上的摩登女郎。接触的时间虽短,可她俩关系密切,无话不谈。  “你刚刚在看什么电影呢?那么舍不得离开?一会儿回去我拿我的本子给你百度一下。”芯摆弄着头发回过头呆呆的看着莉莉。“算了,没事的,大不了下次看咯,现在都12点半了,等上山去就1点半了,看完电影都半夜啦!不看了,还是改天有空再看吧!”莉莉冲着芯淡淡一笑。“哦,这样啊!那好吧!什么电影呢?很好看吗?说说名字,啥时候我也去看看。近好无聊,除了玩游戏还是玩游戏。你们这个鬼地方还真是不好玩,和我们那儿真是没得比。我活了20多年了,从来没有每天睁开眼睛就看见山的,更没有没睁开眼睛就听见喔喔喔的鸡叫声。”芯肆无忌惮的抱怨着,继续玩弄着她黑黝黝的长卷发,手指在卷发的位置不停打着圈的来回晃动。  “你能坐好一点儿吗?”泽严肃的面孔,眼睛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挡风玻璃外的弯曲山路,平静的说到。  “怎么啦!又不乐意我说你们这里是鬼地方啦?本来就是嘛!”芯转过身侧着脸盯着专注开车的泽调皮的说到。  夜半的山坡上寂静的吓人,望着车窗外窄窄的山路两旁孤独的树木,芯突然感到不寒而栗!另一侧的山体则倾斜得就像要倒塌的感觉。虽然没有打开车窗,但坐在副驾上的芯还是能觉察出车外强劲的风声。路边所有的树木全被抛甩在车后,芯甚至都来不及数清多少颗奇形怪状孤独的树木。或许它们并不孤独,一排排的“站立”在这山边,守候着这几辈子的人们。世间万物皆有生命,它们在想什么呢?芯侧望着窗外的景致,深深感触着。  芯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父亲是个作家,芯在很小的时候就常常看见父母评诗论画,时而围棋论战,时而赏花笑言。芯遗传了父亲的文学基因,且骨子里还装着些许感性与柔情。芯至小便喜爱看书画画,11岁便发表了3首诗歌在报刊,为此她的父亲常常开心乐道,觉得芯像自己,有着文学方面的天赋。  芯还有个姐姐,比芯大10岁,可能因为年龄相差过多,所以芯和姐姐感情平平,几乎不是很谈得来。姐姐很早就出去工作了,连高中都没有读完,但她满足于工作的充实。芯和姐姐相同的一点就是都不太爱正规的学习,而芯感兴趣的,就是文学,喜欢有感而发,喜欢随时随地用文字表达她内心的感触和所见的奇闻趣事。  车内突然安静了,泽还是专注的开着车。芯转过身,看了看后座的莉莉和斌一言不发。  “怎么啦!大小姐?”莉莉抬头看着无助的芯问道。  芯嘟嚷着小嘴回应着:“好无聊,莉莉,给我讲个故事吧!”  “我可没有什么故事,你该给我讲讲你们那里的故事,你们城里人,见得多,肯定有好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是吧!”莉莉微笑的打量着郁郁寡欢的芯。  “哎......!”芯长叹一声转了回去。对于城市里长大的芯,什么都习以为常了,稀奇古怪怎么谈得上呢?在她看来,一切都那么平常。  车外,风似乎更大了,山路边的树枝被大风拉扯的快折了腰,仿佛想要把那些弱不禁风的山路“鉴赏者”连根拔起。夜半的山路上,芯除了能听到泽驾驶的汽车发动机声音便再无其他声响了。咦!远远的山路中央有一个什么东西呢?  淡蓝色的衣服淡蓝色的裤子,车灯远处,一双白色的运动鞋格外醒目,看来是一整套的运动装啊!在这个鬼地方有人穿这么“阳光”的还真不多见。可是,大晚上的,这人干嘛还在公路中央站着呢?泽的车距离那人越来越近了,那人的脸刷白刷白的,侧身对着泽的车一动不动,只有那张惨白的脸和呆滞无神的双眼盯着他们的车。  越来越近了,芯疑惑的转过身,惊恐的看着泽,面无表情的泽似乎还是那么的严肃而淡定,连喇叭都没有去触碰一下。芯看看前方,转身看看泽,再转身看看前方,车灯下,那人的脸色无比的白。天哪!泽看不见吗?前面这么显眼的一个人!  芯惶恐的看着那人,慌张的判定着和他的距离。5米、4米、3米、2米……  “天哪!泽,”芯大叫。泽转过头奇怪的看着芯不语。  “啊......!”芯惨叫着整个人蜷缩在了副驾座椅的下方。此时,泽也觉察到了芯的反常,把车停了下来。“怎么了,芯!芯!你怎么了?”芯被刚才的撞车事件吓得惊魂未定,全身发抖的蜷缩在座椅的下方无力言语。“芯!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莉莉直了直身板,担心的转过头和斌四目对望了一眼后询问着。“嫂子,你......你......你没事儿吧?”斌也慌乱的变得有些口吃了。  车内,除芯外的其他3人都手足无措,诚惶诚恐。芯的举动着实让他们感到异常之极。刚才还和谐的车内,现在谁也不再发出一点杂音,有如谁操控了他们,暂停了他们的思想和一切行动,仿佛就连呼吸也被宣告暂时中止。  猛的,芯忽然抬起头,转过身目不转睛的看着挡风玻璃。缓缓的,芯直起了腰,双手颤抖的伸向前方仪表盘的台子,头微微的抬起,眼睛小心翼翼的搜视着挡风玻璃的外面,下方,左侧,右侧。芯的这一连串的举动在六只眼球里再次定格了。车外的远光灯在如此这般幽静的山野中显得格外夺目,而车内却被这余光显现的有些阴森。芯的一双手此时已经不那么颤抖了,只是在这余光的视线范围中更觉恐怖。干瘪的手指像极了生物试验室的骷髅,那么的干瘦。忽然,芯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球缓缓的抬起,向挡风玻璃的顶部望去......  褐色微卷的短发,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孔上,一双黑得发亮甚至还挂带着血丝的双眼直勾勾的倒视着芯。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四目交汇”。和泽交往的这几个月都没有那么貌似默契的近距离感观。鼻孔内不断的向外流淌出深红略微发黑的鲜血,顺着紧贴玻璃的男人面颊滑向玻璃上。“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芯闭上了双眼,整个人瘫软的躺倒在了副驾位置上失去了知觉。  “怎么了,芯,醒一醒,芯,醒醒啊芯,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了嘛?你到底怎么了,可以告诉我吗?”泽急切的追问着芯。”这时的泽,已经完全慌神了,双手死命的摇晃着座位上没有知觉的芯,大声的喊叫让后座的莉莉和斌从刚刚彷徨的定格中回过神来也开始呼喊着芯。而芯却貌似全然听不见他们三人的呼喊和追问依然无知无觉。  芯!”泽焦急的抓住芯的手臂摇晃起来。“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梦初醒的,芯突然睁开双眼转过头惶恐的看着泽,轻声说:“泽,你刚才撞到人了!撞到人了!下车去看看吧!他就在那儿。”芯抬起手臂指向了挡风玻璃上端。这时,芯坐正了身体,自信的看了看自己所指的方向。然而,这时的挡风玻璃上端除了玻璃外黑压压的山体和山体上摇晃的树木,什么也没有。连刚才那男人鼻孔流出滴落在玻璃上的血迹也荡然无存。  “我,我撞到人了?怎么会呢?刚才好好的,什么人也没有啊!这大半夜的,哪儿来的人呢?更何况,如果真是我撞到人了,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别瞎说了,你怎么回事嘛!”泽有点生气了,不耐烦的看着芯。“芯,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没有什么人在路上啊,你怎么会这样说呢?”后座的莉莉也沉不住气的忍不住盘问起来。  “没有人?刚才没有人?你们没有看见吗?那人就在路中间,穿着一套淡蓝色的运动装,我都能看清楚他身上的运动装品牌,361°的品牌,你们都看不到吗?是泽撞到了那个人,你们看不到?”“斌,你看见了吗?你看见了的是吧!你告诉他们,你看见了什么?”芯无奈的转过身激动的将目光转投向了斌。“嫂子,你看见我哥撞到人了吗?我也没有看见啊!你是不是看错了呢?”斌奇怪芯的举动侧过脸看了看泽。  “没看见?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会的!不会的!”芯缓缓转身自言自语起来,彷徨的重新端坐在副驾位置上,奇怪的举动和她惊恐的表情让泽和后座的斌夫妇疑虑重重,莫名其妙。  “啊!快开车,泽,开车!”莉莉突然惊叫着用命令般的语气大声叫喊着。泽如梦醒般的扭动着车钥匙,车子开动了,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前行着。“怎么了?莉莉,难道你也看见什么了?”泽一边开车一边说着,眼睛轻瞄了下倒车镜里的莉莉。  “莉莉,你刚刚也看见了的对吧,我说的都没错的对吧!你快告诉他们。”芯再次转身肯定的朝着莉莉点了下头说道。  “你忘了吗?大哥,刚才那里是什么地方你忘了吗?”莉莉慌张而又惊慌失色的看着泽的背影,好像根本听不见芯对她说的话。  “对哦!大哥,你忘了我们上星期的那个案子?”一直少言语的斌也忍不住开了口。  “什么案子?”芯转过身用她那圆鼓鼓的双眼瞪着莉莉。芯本来眼睛就够大了,这一瞪,让莉莉忙打了个寒战。“芯,是上星期你在县城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刚才我们经过停车的那里叫对牛坡。”莉莉小声的说。“一星期前一个外地的男人过来接他回娘家的老婆,结果在去接老婆的路上,也就是在刚才那个坡上被一辆大货柜车撞死了。死的时候正好就像你刚才说的,身穿淡蓝色的运动装。”莉莉说完看了看窗外,没想到自己也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不会呀!我刚刚明明清清楚楚的看见泽从他身上撞过去的,你们难道没有看见吗?而且刚刚他被泽撞了之后就趴在车顶上,头搭拉下来就靠在这个玻璃上,眼鼻都流着血,这些,你们都没有看见吗?”  车内又陷入了死寂般的宁静。半响,芯疑惑不解的再次说到:“这么说,你的意思是,那个穿蓝色运动装的人一星期前就已经死了?”面对莉莉刚才所说的,芯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铁青的脸上看了让人害怕,连她的性感的小嘴也惨淡无色了。  “芯,我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你说的场面。”莉莉低沉的再次重复着。“我也没看到。”斌迎合着。“这么说,泽,你也没有看到是吗?”芯扭头望着继续开车的泽。“嗯。”泽似乎明白了什么!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看见了那人?”芯喃喃自语。“芯,你所说的情节是一星期前发生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们所里人和附近的村民都知道。”此时的莉莉,显得那么柔弱,说话也失去了原有的底气,瘫软在斌的身旁。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芯淡定的说到,不知道是在回答莉莉,还是在说给他们3个人听。  夜风呼啸,车继续在弯曲的山路上行驶着,路边的“鉴赏者”依然屹立风中,夜空中无数的小亮点格外显眼,布满了整个山野,另一侧的山体没有那么陡峭了。车内的4个人都再无言语。安静的等待着目的地的到达。芯瘫软在副驾位置上,隔着玻璃窗看着夜空中已成月牙造型的亮点若有所思......     共 421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治癫痫病研究院好
多喝牛奶能限制抗癫痫病药物带来的副作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