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娱乐

【江南】一把口琴(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0:02
村子里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他姓曹,村里人都喊他曹老头,甚至有人叫他“糟老头”,他也欣然接受。他谦恭得像一头老牛,在岁月的磨砺中渐渐丧失了发脾气的潜能。用忍气吞声形容他高贵的品格,显然有点过分。如果不用这个词的话,还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他很爱笑,笑能衬托出他的和蔼与慈祥。特别是他年久失修的两颗门牙,也只有在笑的时候才能带给长舌妇们无穷的乐趣。反正,他早已习惯了不修边幅,任凭胡须满面,任凭衣衫不整,一双露脚的破布鞋,一杆旱烟袋,一把口琴,就是他全部可移动的家当。
关于这把口琴的故事很长很长,它包含着一个人的离奇一生。
他出生时,正值战乱频繁,天降大灾,民不聊生。父辈们为了保全这个来之不易的苦命孩子,给他单独取名一个“剩”字。活了一辈子,他整整花了半辈子的时间才弄明白这个名字的含义。因此,他时常骄傲的说,他没有辜负父亲母亲的良苦用心,终于保留下来,而且为老曹家留了后。但是,他的父亲却没有活着看到那一天。
依稀记得那一年的秋天,地里颗粒无收,所有的一切全被强盗们一扫而光。饥饿开始在整个村子肆意蔓延,到处都是面如死灰的表情,到处都能看到死人。没有了鸡鸣,听不到狗叫,连活着的人说话声音都很小,像是从地底下发出的。野地里时常有鬼魂出没,那一簇一簇灿烂的鬼火,点亮了整片原野,也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恐惧。在一个雾气很浓的早晨,当他的母亲用一辆破旧的架子车把父亲残缺不全的躯体运回家时,他惊讶地喊道:“妈,爹怎么少了一条腿。”母亲二话不说,上去就给了他响亮的一巴掌,然后就是抱着他痛哭了好一阵子。他不知道母亲为什么要哭,也不明白父亲的一条腿怎么不见了,只记得那天晚上,他饱饱的吃了一顿饭,而且是生来丰盛的一顿饭。饭后,母亲满脸惨白,跪在躺着的父亲面前,不停的磕头,直到额头都破了,还不停止。由于好奇,他掀开了盖在父亲身上的破麻布,惊讶地叫道:“妈,爹的另一条腿哪儿去了?”这次,母亲没有打他,而是把他紧紧抱在怀里,呜咽着说:“孩子,如果妈妈也和爸爸一样倒下了,你就拿起刀,割妈妈身上的肉保命。”他愣在那儿,不知道母亲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口中喃喃地喊道:“妈,我要爹,我要爹醒过来。”直到父亲入土的时候,他也没有哭。他根本不明白母亲为什么用土把父亲埋了起来。当父亲彻底消失时,田地里出现了一个馒头状的小坟头。母亲把父亲的衣服统统都烧了,边烧边哭,他则绕着坟头打转,尔后绊了一跤,摔了个嘴啃泥,才陪同母亲异口同声地哭了起来。以后每一年的这个时候,母亲都会来到这儿大哭一场。当他懂事的时候才明白,父亲从此再也不会出现了。
熬过了几天,天终于放晴了。村子里又新来了一伙人,穿着同样的衣服,背上背着大砍刀,腰里插着抢。村民们恐惧了好长一阵子,然后开始敲锣打鼓的欢迎。原来这群人不是强盗,也不是土匪,而是上天派来救苦救难的神。各家各户分了粮食不说,还替他们埋葬了死去的亲人。等粮食分到曹妈妈家,曹剩躲在门后不敢出来,六岁的他依然很害怕生人。其中一个中年人抚摸着孩子的头,温和地说:“孩子,不要怕,我们不是坏人。”一旁的曹妈妈千恩万谢了一番,把儿子拉了过来,胁迫着他跪了下来,热泪盈眶地说:“你们要是不来,我们可都活不成了。”中年汉子红着眼睛,将他们搀扶起来,掷地有声地保证道:“只要有我们在,谁都不能欺负穷人。”这时曹剩胆子大了起来,抓着他的手问道:“请问,你们怕地主老爷吗?他们家的狗可凶了呢!”同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只有中年汉子表情严肃地说:“惩地主,铲恶霸,我们的使命就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度。”
这句话曹剩刚开始是完全不懂的,在母亲经年的讲解下,才慢慢领悟其中的含义。这一句话也成了他懂事后的一项光荣使命。长大似乎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他了解到了越来越多他不愿意相信的真相。尤其是父亲的死,是他一辈子的痛。善良的母亲躲不过良心的谴责,终于在一天告诉了他事实的经过:你的父亲是在前一天傍晚出去的,只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守夜。我牵肠过肚了一整夜,也不见你父亲回来。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就出去寻他了。到处都有死人,树下面,沟道里,有的尸体已经爬满了白色的虫子。我几乎吓得半死。终于在一个麦秸垛边,我看到了你的父亲。他平躺着,两只瘦的不成样子的野狗已经撕扯掉了他的一条腿,正狼吞虎咽的啃食着。我顾不得一切了,像个疯子一般,嘶吼着赶走了它们。我扑了过去,抱起你父亲的头,他刚好还有一口气,就凭着这口气,他在我的耳边细细地说道,用我的肉保全儿子吧!说完这句话,就再也没动静了。当时,我也不想活了。一想到你,我挣扎着站了起来,用麦秸把你父亲埋好,在一户人家找了辆架子车,把你父亲拉了回来。没有任何办法了,缸里一粒米都没有,我们一家三天没吃东西了。你当时问我,爹的一条腿呢,我一时气愤,打了你一巴掌,就是让你知道,你爹的一条腿被两只疯狗吃了。现在,我还要告诉你,你爹的另一条腿,是被我们娘俩吃的。那就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谁不想活着啊!如果好心人不来,娘也会割下自己的肉让你保命。
这是什么社会,我吃了我爹的肉,我像疯狗一样吃了我爹的肉,那我跟畜生有什么不同。这样的话,他连续喃喃自语了几天几夜。想起了一个叔叔说过的话,“只有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度,我们才能活命”,他终于清醒了过来。他也明白了当时的叔叔就是人们口中津津乐道的红军。他决定参军,他要为自己而战,他要为父亲而战,一个英雄的梦想在他心底冉冉升起。
他是在战场上真正成长和壮大起来的,在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他依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兵。而此时,和他们对决的是素不相识的日本人。整日跟着队伍东奔西跑,有时几天几夜合不上眼,飞机大炮时刻不停的在响,冲锋号响了一遍又一遍,人倒下了一批又添上一批。枪林弹雨中,他多次九死一生。他感到庆幸的是,父亲给他取的名字好,父亲的魂魄在保佑他。一次整理战场时,他收获了生平喜欢的一个物件,那是一个年轻的日本兵手中紧握的口琴。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他僵硬的手中夺了过来。再看一眼那个日本人时,他心中一点憎恶都没了。这是一个多么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啊,下巴连一丁点胡须都没有,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角全是炮灰,只有眼珠子刷白刷白的仰望着天空,或许他也在思念家乡吧!曹剩心想,那么,就让我替你完成你再也实现不了的夙缘吧!
每当寂寞想家的时候,他就会吹起那么口琴。调子都是自己编的,没有任何根据,原则是必须朝东而立,因为日本人的家乡在东方,这是他能做的告慰死者的方式。
战争终于结束了,当伙伴们把这个消息告诉他时,他却哭了。因为同来的几个人都死了,而且连尸体都找不到。回家的时候,他该怎么给他们家人交代啊。更让他纠结的是,日本人打走了,他想要的国度还是没有建立起来,战争依然一触即发,而且这次是兄弟之间的内斗。他不管了,反正他要回去,与战争相比,母亲比什么都重要。因此,他做了逃兵。
再次见到母亲时,恍如隔世。当真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母亲已经老得头发都白了,记得临行时,母亲还是一头漆黑的长发。在这个年代,每个人心中都憋着一把泪,等到合适的机会才淋漓畅快的哭出来。现在,这个时刻终于来了。他们都把这些年的辛酸一一陈列出来,尔后是相拥而泣。也就是这一年,村子里有一个漂亮的姑娘自告奋勇要嫁给他,这个姑娘的哥哥是跟他一块上过战场的,只不过不幸牺牲了。他发誓,他要用命来保护这个姑娘。
又过了一年,媳妇很争气,给他生了个大胖小子。他延续父亲的理念,给孩子取名一个“余”字。而此时,村子外的战争依然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村子里仅有的十几户人家整日东躲西藏,提心吊胆。还好,他们都提前挖好了地道,才免遭这场战争的摧残。一转眼,三年又过去了,战争终于结束了,光明终于来了。当他听说帮助过他们的红军打了胜仗时,多年不笑的他终于开怀的笑了。然而就在光明到来的时刻,一场瘟疫夺走了母亲年仅五十岁的生命。母亲的离去,让他哭掉了一辈子的眼泪。他相信以后,甚至下辈子,都不会哭了。
“惩地主,铲恶霸,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度,”这一坚定的信仰终于如春风般到来了。这一年的十月一日是个普天同庆的日子,所有受苦受难的同胞张灯结彩,摇旗呐喊。村子里成立了公社,按上了大喇叭,从里面传出的都是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多年在皮鞭下苟延残喘的村民,终于挺直腰板,手足舞蹈起来。这一年,他又喜迎了第二个儿子。他自作主张,给儿子取名“建国”。
从此,曹剩的脸上洋溢着永恒不灭的笑容。为了这一天的到来,他亲眼见证了无数人的流血牺牲。感到遗憾的是,他当了逃兵。然而,村里人都不知道,想当然的把他当成了英雄敬仰。
好日子刚刚开了头,曹剩就被卷入了一场漩涡。祸端起源于他的一把口琴,那是他在战场上的战利品。当时大儿子曹余已经上了初中,把他的这个心爱之物拿到了班级里炫耀。结果,无缘无故被别有用心的老师发现,将此事闹得沸沸扬扬。学校责令曹余退学,县里还专门派人调查曹剩。不调查不当紧,一调查出了大事故。
调查组成员之一刚好是曹剩的一个战友,此人叫王新,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老战友相见本来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结果现在却陷入了僵局。王新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让他顿时吓了一身冷汗。他们的对话对于今人来说也颇具戏剧性。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我的老战友。”
“请不要这么称呼我,曹剩同志,我们阶级立场不同。”
“我们共同打过鬼子,有什么不同。你在革命,我也在革命。”
“但是你背叛了这个政府,你是人民的公敌。”
“我从没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会是人民的公敌。”
“因为你做了逃兵,你保留了资本家的东西,而且拿这个东西蛊惑群众。”
“我没有,我……”
“你动摇过对这个政府的信仰。”
“我没……”
“你非常享受做一个走资派。”
“我……”
审核以曹剩的理屈词穷结束,然而这才是刚刚结束。接下来的日子,好几个人找他问话,没日没夜让他交代问题。曹剩快被逼成了疯子,一气之下,把所有言不由衷的话一股脑儿说了出来:我勾结日本人,我是一个汉奸。我抢了他的口琴,是个走资派。我当了逃兵,是个叛徒。而且在大灾荒时,我还是吃了我父亲的肉,我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畜生。我没有信仰,没有阶级立场,不爱国,也不忠党,我是一个大罪人,求求你们把我毙了了吧!
终的结论是,曹剩成了叛徒,走资派,汉奸,流言传的罪证比这还要多。他很荣幸被关了禁闭,与妻儿完全断绝了关系。村子的大喇叭每天播放着关于他的罪证,目的就是要大家提高警惕。
这一关就是将近十年,出狱时,他已经超过五十岁了。
接待他的是一个很老很老,满脸皱纹慈眉善目的老头。他把那把饱经沧桑的口琴重新交到曹剩手中,然后老泪纵横地说:“仅仅一把口琴就让人背负了十年的罪名,我代表政府向你下跪了。”
此时的曹剩把一切都想开了,禁闭十年,足以消磨掉一个人心中的所有爱和恨,剩下的只有麻木。看到一个迟暮之年的老人向自己下跪,他心中不禁涌现出一股热流。
“我们或许还有一面之缘呢,我年轻时去过你们村。”
曹剩仔细观察了他足足两分钟,意味深长地说道:“有一位叔叔曾对我和母亲说,惩地主,铲恶霸,我们的使命就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度。就是这句话,陪伴着我长大的路。也是这句话,我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在战场上整整浴血奋战了五年。曾经有一次,我在一个死了的日本兵手中获得了这把口琴。看到他望向天空的样子,我哭了,我知道他也在想念自己的故乡,而我何尝不是呢!我远方的母亲也在思念着我这个从灾难中幸存下来的孩子。于是,战争刚一结束,我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偷偷溜了回来。”
老人一直在静静的听,不停的揉搓着臃肿的眼睛。几秒钟后,他镇定且声音洪亮地说:“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位叔叔,我们共同的信仰真的快实现了。请相信我,永远的朋友。你是一个勇敢的战士,善良的战士,你不是一个逃兵,你见证了整段刻骨铭心的历史,你将以英雄的姿态屹立在人们心中。”
仅仅这句话,十年的麻木的心又瞬间热血沸腾起来。光明来了,平等来了,人们向往的美好生活终于来了。而他,又以英雄的形象活着。
多年以后,曹剩老了,成了村里的曹老头。儿子们早已结了婚,孙子们到处乱跑,村子里人丁兴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盛况。一切像是一场心酸的梦,梦一醒,全变了样。
他时常召集一帮孩子,给他们讲曾经的故事,讲着讲着泪就出来了。有时,孩子们听得正起劲,他却呜咽着说不下去了。然后,他变换了故事情节,用一种沧桑的口吻说:“孩子们,好好珍惜现在来之不易的生活吧!你们的幸福是几代人用生命换来的。感谢这个政府吧,感谢让我们永远站起来的一群人吧!把握好你们的青春,好好用功,为这个时代多做贡献。”不等他讲完,孩子们早已一哄而散,边跑边向他耍着鬼脸。
他慈祥的笑了笑,悠闲地吹起了他的口琴。他吹口琴的时候,依然面朝东方,这已经成了一个经久不变的习惯,就像伴他成长的那句话一样,早已跟他的血和肉融合在一起。

共 514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不错的小说。故事为我们讲述了曹剩坎坷的一生,在那样一个兵荒马乱、战乱频繁的年代,他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过父亲的肉。红军来了,因为他们说“惩地主,铲恶霸,我们的使命就是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国度。”所以,曹剩毅然去当兵了。在战场上,一位日本兵临死前,手中拿着一把口琴,他想,日本兵定然也在思念着自己的家乡。那一刻善良的他将口琴拿了,用自己的方式告慰着死者。抗战结束后,内战却再次打响了,曹剩不愿自己人打自己人,所以,他做了逃兵,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后来随着内战的结束一次意外再次让他的人生陷入一场漩涡中。那把口琴被有心人发现,调查中发现了当年他逃离过部队。这一关就是十年,好在故事的结尾曹剩终于迎来了光明,“你是一个勇敢的战士,善良的战士,你不是一个逃兵,你见证了整段刻骨铭心的历史,你将以英雄的姿态屹立在人们心中。”这是对于曹剩的肯定。一把口琴,饱含着一份善良,一份乡情。故事很精彩,有人性的善良,有对于战争的思考。情节上跌拓起伏,引人入胜,人物饱满,读后引人深思。问好作者,倾情推荐!【编辑:陌然然】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0101002 】
1 楼 文友: 2014-12-28 2 :55:54 问好老四,精彩的小说。特定的环境,坎坷的一生。有着对于战争的思考,有人性的思考。欣赏了,问好,客套的话不说了,冬安。
回复1 楼 文友: 2014-12-29 01:18: 不用客气,老三,我也是没事过来打打酱油,瞻仰下高手的文采。
2 楼 文友: 2014-12-29 01:19:17 不用客气,老三
 楼 文友: 2014-12-29 17:2 :41 过儿的小说,俺要欣赏欣赏~~~男性晚上夜尿多怎么办
工作常备药治腹泻效果如何
治疗急性腹泻药物
治疗血管性痴呆药物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