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汽车

梦一场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8:07

又是隔着一池的莲荷,他的身影,仍然是一片模糊。我看见,他转过头来,对着我清朗地笑着。这笑容,仿佛还沾染了些许莲的清香,一次又一次地让我沉迷。  “唉,你……”我冲着他招着手,正欲喊出……  “恋人走不过万里长城,指纹铺不到离别身影……”杨千嬅的歌声不合时宜地响起了。  该死!是谁这么不识趣啊,竟敢打扰我的春梦。我扯过被子,蒙着头,不想去理会。求求佛主保佑,让我再回到梦里去吧。  那个模糊的身影,仿若是我人生的一个偈语,近几个月老是重复地出现在我的梦中,折磨着我苍白的思维。  歌声依然不依不饶地响着。我气急败坏地一把掀翻被子,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来电,原来,是楠楠那死丫头打来的。唉,这把大好的时光,她怎么就不知道用来睡觉呢?  “雨儿,中午,出来一起吃饭吧。”楠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就怪怪的,过于温柔了点吧?平时,她一准是冲着我吼道:喂,死丫头,中午出来陪我吃饭,你出钱!  被她扰梦的怨气已消了大半,我关切地问道:喂,楠楠,你没事吧?  楠楠在电话那端嘻嘻地笑着,说:我能有什么事?来吧来吧,我请客,南门红杏,十二点。  哇,还有这等好事。我一看手机,十一点半了。时不我待啊,快速地漱口洗脸,然后用手指当梳子把头发往后拢拢绾起,胡乱插了根桃木簪子了事。素面朝天,打上的就往红杏飞奔而去。  进了红杏,只见那丫头正坐在临窗的位置,直把玻璃当铜镜,小女人般地顾影自怜。  我走了过去,大大咧咧地坐在她的身边,拍着她的肩说道:“死丫头,快说,今天有什么事要求我?不然我吃不安稳的。千万不是要让我去帮你寻仇家吧?”  我正咋咋唬唬地说着,楠楠的视线却直直地越过我的头顶,然后,呼地站起来,一把将站在我身后的一个男子拉到她身边来,兴奋地对我说:“来,认识认识,这是林以轩,我男朋友,这是雨儿,我女朋友。”  我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竟神不知鬼不觉地站了一个大男人。不过,楠楠有男朋友的事,我倒是早就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这鬼丫头今天急着招见我来,就是为了见他。  “嗨,你好。常听楠楠说起你。”磁性而略带沙哑的声音,他伸过来一只手。  我悠悠站起身来。就在我的眼波与他对视的一刹那,他本是俊俊的笑,瞬间凝滞了,就那么怔怔地看着我。那深邃的目光,似乎已穿透千万年的光阴,透过我薄薄的衣衫,将我看到骨子里去了。  “轰”,我的脑袋,如气球般,膨胀起来,瞬时纷乱如云。我直愣愣地盯着他,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模糊的背景,清晰的,只是这张俊笑着的脸。这张清俊的笑脸,不正是在我梦里出现了千百次的笑脸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而且,还是以楠楠男朋友的身份出现?我的右手,偷偷地,使劲地掐了一下左手的虎口,很痛,很痛啊。才确信,这,不是我的幻觉。  “你们,怎么了?”楠楠有点惊惶异讶的声音。  他缓缓收回伸出的手,讪讪笑道:“楠楠,你这朋友,我怎么看着眼熟啊。”  我也才突然发现自己的失态,“咳咳”干笑两声,连忙为自己打趣掩饰:“那,许先生,好像是梦里见过吧?”此话一出,才知这样说真真不妥。只觉得从两颊一下子烫到了耳根,却是,与说慌无关。  楠楠换作一副轻松玩笑的语调揶揄我们道:“啧啧啧,一见面就说梦中人了?幸亏我明智,现在才让你们见面,不然你这死丫头会拐了我未婚夫的。”眼底,却牵出丝丝缕缕的不安。  我自知理亏,故作恨恨地盯了她一眼,吼道:“快点菜,我饿了。”  席间,只有楠楠一个人在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却是一句也没听进去。我和他,都沉默着,间或插上两句,又归于沉寂。楠楠说,下个月,他们就要结婚了。只有这句,在我浅浅的心湖中,投下了一枚沉重的石子。  原来,佛前静许千年的愿,此生二十五年的执着等待,却终究只是一场水月镜花的幻梦。  我默不作声地夹着菜吃,其实连菜的滋味,也没尝出。不敢抬头看他,因为,我能感觉到,他总是装做不经意地在看我,我害怕我会读懂他的眼神,害怕读懂他眼神中的渴望和激情。我害怕,我害怕我会就此深陷于这张万劫不复的笑脸中。  吃完饭,我推说还有稿子需要完成,拒绝了楠楠逛街的邀请。我也知道,楠楠其实并不是真想与我同逛。只是,我看见了他脸上写着的失望。  整整三天,浑浑噩噩地渡过。醒时,我就坐在电脑前,把我的伤和痛,揉进哀怨的文字里,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却是,一字未成。终,知道,这世间,有一种爱,太深,太沉,是任何苍白的文字,都无法抵达的距离。倦了,就和着我的泪珠,沙发上,床上,随便哪,倒下,沉沉昏睡。梦中,还是莲荷池畔,还是那个模糊的身影,还是那张清俊的笑脸,只是,我再也不想知道他是谁了。  第三天的傍晚,西天如血的残阳还未坠入对面那幢高楼的背后时,我收到了一个陌生的短信。他说他是林以轩,八点钟在我家附近的良木缘咖啡等我,我不去,他会一直等,良木缘打烊,他便会站在门口等,直到等来我。没有商量的口吻。我轻笑,他,是怎么从楠楠那里要到我的电话的?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处的?  好似,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从衣柜中,挑出了那件白色碎花的连衣裙。梦里,我就穿着这条裙子。或许,我只是想去,应一场无缘无故的梦境吧,我轻摇着头,为自己解释。  踩着八点整的钟摆,我准时出现在了良木缘。  一眼就瞅到了角落里的以轩。他坐在那里,落寞地吐着烟圈。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只知道,服务员正在为他更换的烟缸里,已堆满了烟蒂。  在他对面坐下,点了咖啡。  我俩以沉默,对视着沉默。三天不见,他竟憔悴了不少。那双深陷的双眼,就这么温柔深情地把我望着。我就不争气地任由自己的心,沉醉在一汪柔柔的碧波里。  还是他,先打破了笼罩着我俩的沉闷。“几天不见,你怎么一下就瘦了?一个人,总是不会照顾自己吧?”  我浅浅地笑着,没吭声。  “那天,我说见你眼熟,是真的。梦中,真的见过你。并且,穿的就是今天这条白色碎花的裙。眼神,好寂寞,好沧桑。”  霎时,一层水雾,蒙上了我的双睛。烟雾中的他,又如在梦中般,模糊,迷幻。  “我说的,梦中,见过你,也是真的。”我喃喃地启口说着,对着莲荷池畔的他。  他往前倾着身子,一把抓过我搁在桌上的手:“我一直就在想,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梦里老是出现那个女孩,直到见到你,才知道,一切,都应该是前世的约定吧?你冰冷的心,需要我来温暖。只是,这场约定,还没有晚吧?”  泪,簌簌而落。我错误地以为,三天的时间,足够让我流干所有的眼泪。今天来赴他的约,我没有揣着流泪的准备,也没有带上足够的纸巾。  可是,可是,楠楠,难道就应该受到伤害吗?不,不能!楠楠,她应该得到幸福。她和我,从小就在孤儿院里一起长大。我比谁都清楚,被双亲抛弃的她,对幸福,是怀着怎样一份渴盼和忐忑的心结。所以,这份爱情,她会像在茫茫干涸的沙漠中捧着一滴露珠般诚惶诚恐,她,也会用她的生命,来捍卫她的爱情。而从小父母双亡的我,只是相信这世间,会有一份属于我的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份,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未曾恋爱的原因。  落着泪,看着他,我凄然地笑着:“不,不,已经晚了。”  他冲过来,坐在我的身旁,双手扳着我的肩膀,拧紧了眉心,摇晃着我的肩,从他的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咆哮:“为什么?为什么会晚?”他的眼里,竟也有闪闪的泪花,在昏暗灯光的映照中,变幻着莫测的颜色。  泪水,滚滚落下,他抬手,轻轻地擦着我的泪。  我摇头:“这世间,太多的事,都不可能件件遂人心愿的。就算是沧海偷换成桑田,你,也永远不可能许我一个短暂的温暖。”  “我会的,我会给你的,我会给你一生,给你一世的温暖。”他一把将我拥在他的怀中,几乎是歇斯底里地低吼着。  我,太渴望,就在这个宽厚的怀抱中,一辈子,永远。但是,我不能。  我挣扎着,他却紧紧地箍着我。我仰头问道:“你相信缘份吗?”  他重重地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我也相信缘份。但是,我和你,只是可惜,相遇在错误的时间。所以,此生终究是有缘无份。”  “不,不是这样的!”他痛苦地摇着头。  “尘世间,除了爱情,还应该有亲情,有友情,对吧?楠楠从小就没有了父母,所以你不仅要给他爱情,还要把亲情一起给她。楠楠,也算是我今生的亲人,你,一定要对楠楠好,不能让她受到一点伤害,否则,我不会轻饶你的!”  “可是你……”  “求你,不要再纠缠了。”凑近他的脸,我低低地说道:“我和你,不会有结果的。如果我们在一起,不会幸福一辈子,只会负疚一辈子。”  我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印上我的唇。“这是此生我欠你的,现在全部还给你。你必须,忘了我。”  说完,我狠心地推开他的怀抱,跌跌撞撞地,跑出了咖啡馆,倾刻间,便被夜的黑,吞噬。回头遥望落地窗内的他,吞吐着寂寞的烟圈,失魂落魄地坐在咖啡馆昏暗的灯光中,颓废成一幅画的剪影。  楠楠结婚那天,好幸福好漂亮啊!新郎也是一表人才的帅。他俩的笑容,一直就堆在脸上。也许,只有我,才能从新郎的笑容深处,准确地捕捉到丝丝的落寞。楠楠在大家的欢呼声中,将手中的花束抛给了我。我不置可否地笑笑,顺手递给了身旁的女孩。往前看去,以轩,正用一种心痛的目光,看着我。我瞪大眼睛,冲他使劲地笑着。然,转过身,却有两滴清泪,从眼角,悄然滑落,没有人能看见我的悲伤。  一切,终究仅是梦一场。 共 37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食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