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金融

2015广州陶瓷工业展涨价风波

发布时间:2020-04-10 19:39:38

新年伊始,一条题为《抱团取暖的展商们》的消息,在陶瓷行业人士的微信圈内传播开来,成为了新年的热点话题。该消息直指2015年广州陶瓷工业展出现涨价和捆绑销售的问题,号召展商们抱团取暖,联合******2015年广州陶瓷工业展。发起人佛山威霍普陶瓷材料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田鸿鑫在倡议书中表示,在目前行业需要共渡时艰的情况下,展会涨价和捆绑销售是不合时宜的,不受欢迎的,也是不合理和不可接受的。

随后,该倡议书在圈子内被引爆,引起多方关注。有行业人士在微信公众圈发表看法认为,在产业发展遇到瓶颈时,首先应考虑怎样促进行业的发展,如果中国陶业整体发展不好,谁也没有赚钱的机会,建议展会主办方主动和参展方沟通,不然是两败俱伤,也让国外陶瓷界笑话。《陶城报》也就展会涨价问题,在公共微信平台发起了行业公投,有近49%的投票人认为 ******合理,要求降价 。

到该文截稿前,广州陶瓷工业展承办方 广州新之联展览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新之联 )发来一份《致2015广州陶瓷工业展新老展商的一封信》,这份以中国陶瓷工业协会和新之联联合发布的公开信表示,取消价格调整,继续维持往年价格体系不变,对展位面积缺口问题按照先申请先安排的原则分配。同时申明,不允许任何 捆绑销售 及其它有损于 广州陶瓷工业展 行为出现。

 

  行业公栏投票结果,截至1月22日

抱团取暖的 华榕宫共识

2015年1月21日下午,佛山市禅城区清水一街9号凯旋汇17楼,身穿黑色西服白衬衣的田鸿鑫,最近因为发起联合******广州陶瓷工业展单方面涨价的事,成为了行业里的一个话题人物,有人支持他,愿意和他一起坚持到底,也有人质疑他发起这场活动的目的。

有人问我,田鸿鑫你做这个事为了什么,缺钱花还是缺酒喝。其实我什么都不图。 来自湖南长沙的田鸿鑫,进入陶瓷行业已经15年,也参加了十多届广州陶瓷工业展。挑头发起倡议书,田鸿鑫表示自己都三四十岁的人了,难得几回冲动,如果这样冲动一回,能够为行业做一点事情,那也不错。说话间田鸿鑫从办公桌上的立式文件夹里,拿出一个纸盒,里面装着部分企业签名******广州陶瓷工业展涨价的倡议书,以及一份委托书。

现在大概有四五十家企业参加了,邮箱里还有很多企业发邮件过来,想参与,有佛山的企业,也有外省的,还包括之前一些不方便公开的企业。 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田鸿鑫打开手机QQ给记者看,他建立的广州陶瓷工业展QQ交流群,里面的已经有44个人,都是参与抱团******涨价企业。

我不是要把工业展搞砸,目的就是一个,就是******涨价,因为大家都不容易,我相信2014年大家都过得不是那么顺利。 田鸿鑫说,联合******涨价,要达到目的也不是难事,只要让圈子里的成员,每个人发展两三家,就会有两百多家企业参与,影响力就非常大了。

事情还得从去年华榕宫的一次聚餐说起。2014年11月15日,佛山市华榕宫,20多个色釉料企业家进行了一次小圈子的聚餐,这样的活动,他们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搞一次。只不过,这一次的聚餐活动多了一个议题。

此前,色釉料企业陆续都收到了新之联发来的招展方案,合同显示,2015年广州陶瓷工业展展位室内空地单价分为两档,分别为750元/m2和980元/m2。其中,980/m2是指2015年新增展位面积,按新价执行。

在这次聚会上,田鸿鑫发起了被称为 华榕宫共识 的抱团取暖******活动。田鸿鑫起草了一份倡议书,表示要******和反对不合理的涨价行为,以及任何捆绑销售,不接受新之联区别对待展商的行为。要求在原有单价750元/㎡的基础上给予7折优惠,如果组委会不接受的条件,将全体不参加2015年广州陶瓷工业展。

新之联作为广州陶瓷工业展的承办方,用广州工业展的资源来补贴自己举办的印度展,本来就有点假公济私。 佛山市星弘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黎星尉告诉记者,新之联举办的印度展已经三届,而这次明确将两个展会进行捆绑销售,参加2014年12月4日到6日印度展,2015年广州陶瓷工业展就会有相应的优惠,而没有参加的展商则没有优惠,这样的公开变相补助,对参展企业不公平,也太过霸道。

另外,新之联区别对待展商的行为,也让黎星尉感到不满。2014年12月下旬,黎星尉和新之联业务经理确认展位的位置和面积时,对方表示不会有优惠和折扣,不过在2015年1月初黎星尉却了解到,有的企业拿到了5%的优惠,这让黎星尉对展会的价格体系产生了怀疑,就没有签合同,参加了联合******的活动。

如果真的团结,就罢展一次,不参展,地球照样转。 远大制釉总经理彭湘晖说,从去年到今年这段时间,他也在逐渐放弃一些展会。

这件事,新之联是高估了自己。其实展会对企业来说,已经不是主要的推广方式了,正在被其他的营销模式分流弱化。 田鸿鑫认为,现在的互联网时代,电子商务发展起来以后,展会已经在下行。

最早发起这个活动的企业,我们是收了承诺金的,每家企业 万块,承诺一定要坚持到最后他们降价,如果中途退出,承诺金就没得退了。 田鸿鑫说,如果降价不成,就集体不参加。虽然2015年广州展没有他们,对展方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但是,他们发出了自己的微弱的声音。

一场关于议价权的博弈
倡议书发出以后,展方与******的参展企业双方,开始了一场关于议价权的博弈。

2014年12月26日,2015广州陶瓷工业展官方网站上,发布了一篇由行业媒体采访题为《2015年工业展企业参展热情高涨》的新闻,新之联通过这篇新闻稿向外界传递了一个信息:2015年广州工业展存在缺口,需要通过价格调整来平衡新老企业的参展需求。

新之联公司销售副总经理陶玉婷对媒体表示,至少有一万平方米的缺口无法满足,新之联计划在2015年1月底以前敲定所有老展商预留的位置,对于迟迟不能确定面积或仍在犹豫的老企业,将在规定时间截止后收回展位,将之安排给新企业。

这是新之联对田鸿鑫发起的倡议第一次回应。对于新之联的侧面回应,一些参展企业表示不满,认为新之联作为承办方,没有主动协商,相反态度太过强硬。

我们跟他们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纯粹就是对方提供展会产品,我们购买,这是一种买卖关系,但是你不可强买强卖,如果没有沟通,肯定就不会参展了。 黎星尉表示,经济方面的考虑并不是重点,重点是有没有沟通,新之联对这件事处理的态度有问题。 涨价给参展商增加的成本也只有1万到2万块钱左右,费用并不多,参展商只是对新之联的态度气不顺,如果对方能坐下来协商,事情其实很好解决。 黎星尉说,七折优惠的诉求,只是一种讨价还价的策略,并不一定非得拿到这个价格才妥协。

展方在把利润最大化的同时,也该顾及参展企业的感受,如果展会主办方只考虑自己的利益,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 佛山市大维精工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信秀认为,广州陶瓷工业展能够做到和国际里米尼展会相提并论,跟参展商的积极参与有很大关系,新之联单方面涨价,如果不能协商,将会取消参展。

1月16日,《陶城报》在微信公共平台上发起了题为 是涨租正常还是造反有理? 的行业公投,到记者发稿前,共计2920人次参与了投票。公投设置的选项中,认为 ******合理,要求降价 的投票人数为1442人,占总投票人数的49%,认为 涨价正常,人家有权利 为84 人,占总投票数的28%,而表示不管 涨不涨价我也参展 的人数为272人占9%,认为应 互相体谅,别两败俱伤 的人数为 59人占12%。其他14人占1%。

对于公投,有行业人士在转发时认为,该斗争的还是要斗争,一味的主动示好或忍耐是不行的。也有人认为,在整个陶瓷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展方加价明显是加大企业的经济压力,这是在本就是遭受霜冻的陶瓷行业又加上一层冰,使消费者都望而却步。而展方不合理加价也会给企业造成不信任感,以后也不会带来太多双赢的成果。

有陶瓷色釉料企业表示,现在是配套企业让利给陶瓷厂,陶瓷厂让利给经销商,经销商也在不断地让利给终端客户,所以也希望展会举办方能慎重考虑展商们的诉求。

不过,1月19日,一个名为 小不点丁 网友在豆瓣发布文章,发出了不同的声音。认为 事件的背后隐藏着大阴谋,实际就是个别心存不良的人搞破坏,不想展会举办,也是个别厂商在炒作,借此想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不想花钱就得到宣传效果。 网友 小不点丁 还列出了其他展会的收费对比,如建材博览会展位收费为1050元/平方米,标摊和光地收费相同。家具博览会展位收费为1 00元/平方米,标摊和光地收费相同等。

如果他们仍然是这样的态度的话,我准备发起第二次华榕宫聚会。也可能叫圈子以外的媒体过来报道,把这个事情再捅大一点。 田鸿鑫说,他已经在微信群里已经跟其他企业沟通过了,既然抱团就要牢牢地抱在一起,不能松懈。

新之联回应:降价诉求难满足

1月21日晚,正在印度拜访客户的广东新之联展览公司副总经理欧阳王骥,接受了《陶城报》记者的采访,对抱团的参展商部分诉求进行回应。

陶城报:有参展商认为,2015年广州陶瓷工业展价格调整,展商认为不合理,对此你有什么回应?

欧阳王骥:我们之所以调整价格,一是我们有近八年多的时间没有涨过价了,但办展成本却逐年在增加。今年上升的比例很大。二是今年展馆可提供使用的面积只有8个展厅,缺口超过1万平方米,不够用,而很多参展的老企业又要增大面积。另外,每年都会有20%~ 0%左右的新企业报名参展。所以我们希望参展企业尽量不要涨面积,保持原有的面积,让更多的新企业在这个平台上展示。我们调价也是对新增面积进行调价,未增加的面积,并没有涨价,因此对大多数没有新增面积的展商来说,没有什么影响。现在琶洲馆举行的展会,如涂料展、橡塑工业展这样超过5万平方米的展会,单价都在一千多一平方米,有的到两千七八一个平方米,只有我们才几百元一个平方米,是单价最低的一个展会,所以我们也考虑是时候做一些价格的小幅调整。

陶城报:参加抱团的展商要求在原来750元/m2的基础上进行七折优惠,对于参展商的这一诉求,你如何看?

欧阳王骥:他们的降价诉求,我们很难满足。部分展商的要求是价格不能高,同时服务每年都还得在提升。但我们在走访时发现,中国的陶瓷行业,如陶瓷墨水行业,已经从原来的400多元一公斤,降价至60到70块钱一公斤,那些把价格搞得很低的企业,搞到最后产品没有质量,也没有服务,最后企业自己就做不下去了,我们的展会可不想这样子做下去。

我们也在不断提升服务,今年是全球跑展会推广,自2014年2月至今,我们已到西班牙、土耳其、伊朗、斯里兰卡、孟加拉、印度、泰国、印尼、意大利、德国等十几个国家,为 2015广州陶瓷工业展 组织海外专业买家。现在也正出差到印度来做展会的推广,做买家的组织,就是为了把展会做得更好,做得越来越大。

陶城报:有参展商认为新之联将印度展和广州陶瓷工业展捆绑销售,有没有这回事?

欧阳王骥:我们没有进行捆绑销售。印度展是我们帮助中国企业开拓海外市场的一个国际项目,公司不仅仅有印度展,还在做意大利的展会和德国的展会,接下来我们可能还要去其他的国家搭建平台,让企业走出去。现在印度展的规模也就只有5000平方米,参加的中国企业也只有七八十家,而参加广州陶瓷工业展的企业有七八百家,如果都采取捆绑销售的方式,那是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可以捆绑到印度来参展呢?如果这样,印度展的参展企业也不至于只有七八十家了,面积也不止5000平方米了。而且印度展和广州展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项目,不同的价格体系。印度展这个平台是公开的,可以选择参加,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不参加,如果说自己没有开拓印度市场这块的业务,可以不参加,所以不存在捆绑销售的问题。

中国陶瓷行业产能过剩,加上环保的高压力,广东省政府也希望并鼓励企业走出去。为了让企业少承担一些展会费,我们还将印度展这个项目报给了广东省商务厅,2014年印度展览会获得广东省商务厅的正式批函支持,也就是说,企业参加印度展,不仅可以获得国家商务部的中小企业开拓资金,同时还能向广东省商务厅申请省里面的专项资金,这个是我们争取到的。

陶城报:那为什么对不同企业会有不同优惠政策呢?参展商反映说,参加印度展才有享受优惠,而没有参加印度展就没有优惠。

欧阳王骥:其实很多企业没有参加印度展,也同样享受优惠。陶瓷工业展已经举办了这么多届,有自己固有的严格的价格评估体系,是根据企业参展面积、参展年限、行业知名度、产品创新等条件进行评估,从而制定价格策略。有些企业支持广州陶瓷工业展很多年,每一届都参加,而且每一届都拿的是大面积展位,这样的企业我们会根据情况给予一定优惠。所以不存在参加印度展就给予优惠,不参加就不给优惠这样的问题。

陶城报:在倡议书发出以后,新之联一直没有作出正面回应,也没有主动跟他们协商,参展商认为新之联的态度太过强硬,新之联为什么一直没正面回应这件事?

欧阳王骥:其实在倡议书发出以前,我们也一直在和企业沟通。事情发生以后,我们也积极回应,一直在和参展企业进行沟通,主动跟他们联系,积极协商。

这个展览会,从小到大,也是很多的中国企业和国外的企业在支持这个展会,帮助了很多企业的成长,这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作为民营展览公司,我们是靠服务来生存的,如果提供不了服务,高高在上,对展商不理不睬,那谁会支持呢?


柳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抚顺白癜风
黄山治疗白斑的医院
葫芦岛白斑疯医院
宜宾治疗白癜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