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金融

寂寞三人行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49:18

“快!快!你们三人马上准备上台。”导演大声的督促我、小莫和吴军。    我们是‘三人行组合’,我们是年轻的,快乐的,我们的前途是充满期待和美好的。    每次我们的登台总是引起台下片片的掌声,大家总是被我们精彩的表演感染着,我们也被大家的热情鼓舞着,卖力的表演,快乐的绽放着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朝气。同时我们也为兼职的三家夜总会带来不匪的收入。    每天我们三个人要赶三个场子,自然非常的紧张。但是白天却是我们的休息时间和排练时间。    “莫莫,你有没有看见我的洗发水?”莫莫是个戴眼睛的男孩,样子斯文,平时喜欢看书,玩电脑,话却很少,我们的词曲有好多是他谱的,但一上台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幽默而又张狂,总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洗发水,我听没听说过是什么东西。”莫莫摇头摆尾的说。    “你成心是不是。”我恨恨的瞪他。    “猪头才是成心的。”莫莫背地里总是管吴军叫猪头。吴军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很受女孩的追捧,女朋友三天两头的换,人前总是遮档住莫莫的光辉,别人看我们总以为吴军是我们三个人的头,我们三个人的事情里里外外,精打细算,斤斤计较的事情总是莫莫来做。所以莫莫总说他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猪头。    “谁在说我的坏话。”吴军从他的房里跳出来。    “洗发水我倒是见了一瓶,呶,拿去。”吴军把我新买的洗发水扔过来。    “吴军,我的洗发水,怎么会这么少?”    “噢,下午我女朋友来大概拿来洗衣服了,她怕肥皂会伤手哟。”说完吴军对我做了个鬼脸。    “你这个死猪头,去死吧你。”我随手抓起一个沙发靠垫向他砸去。吴军抱头鼠窜,逃到他的房间里,我恨的玉牙紧咬。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们仨人住在一套三室一厅的公寓里,由于我是女孩子,他们两个人把向阳的一房选给了我。我自然也不客气,在大学起我们三个人都是大家羡慕的对像,像亲兄妹一样,现在也一样.    “莫莫,你看我设计的演出服怎么样。”我把设计好的演出服丢给小莫。我是一件银色的带亮片的上衣,前面是旗袍式的高领,而后背是裸出半边的,即高雅,也是妩媚。下身是一条粉色的短裤。扎一条彩色的彩带。    而清秀的小莫则是一件粉色的T恤,配一条银色的低腰裤。高大的吴军的上衣则是一半粉一半银,后背是整个的银片组成,银色的低腰裤。    这次我们的节目排了整整一个月,要有一个新的突破。要有新的看点才行。这是小莫新作的曲子。《漠漠漠》    莫莫的开场清唱:    冷漠的背后,怎么能看清你的容颜。    曾经的相依相守,是否能让我们。我和吴军搭配搞笑的表演。    接下来是吴军的说唱:    亲爱的朋友,不管明天怎么样,今天我们仍然是朋友,好好的珍惜你的拥有,有梦的明天总会到来。    吴军的热舞加上说唱,总是被观众打很高的分分。    我摆摆着细细的腰肢,很甜蜜很女声的唱腔,与他俩是贴切的混搭。    啊哈哈,我们的甜蜜,是幸福的源泉,我的冷漠,怎会给你们带来哀愁,看我华丽的变身,总是惹人赞叹。    是我们三人的合唱:    亲亲的朋友,青春总是美的,无忧的青春怎么能承受你的哀愁。    冷漠的朋友啊,快快回到我们的身边,重拾那昨日的欢欣和感动。……    我们三人一路唱下去,果然不出所料,在经济人的努力宣传下,加上观众平日对我们的一致好评,我们的节目场场暴满。    随着名声的大振,我们的收入越来越不菲。莫莫每月总是把钱如数的寄回家里,我知道他的家里有一个上学的妹妹和生病的母亲。    而我每个月总是把钱花在衣服和化妆品上,总是所胜无几。吴军更不用说,他的那些美女朋友只会让他加速破产,每月都要靠蹭我和小莫的饭吃。    “咚、咚、咚!”一大清早是谁呀。    “你谁呀?”门外探进一个娇滴滴的头来。    我叉着两只胳膊,档在门前。    “姐姐,我找吴军,他在家吗?”姐姐我有这么老吗?看看你一脸脂粉的样子,只让我有些做吐。    “他不在。”    “那他去哪了。”    “不知道。”    “那我可不可以进去等他。”女孩试探地跟我说。    再演不下去了,闪开,放她进来。    其实现在的吴军正在和他的周公对话呢。    女孩头也不回的进了吴军的房里,不久就听到房里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声音。这声音真让我倒胃口,烦的不行,收拾收拾,出去逛街算了。    没走多远,莫莫屁颠颠地跟来了。    “等等我,依蕾。”他在叫我。    “干嘛?”我立在那里,每次吴军有女朋友找上门来,总是让我很不舒服,告诉他好多次了那是我们三个人的家,可他总是破戒。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心里为什么会有恨恨的感觉。    “我们一起走吧。”    “你又不爱逛街。”    “今天我陪你。”    “你陪我,莫莫同学,我现在不需要保姆。”每次和莫莫一起上街,他总是管东管西,什么也不许我买,还给我讲一堆的大道理。他简直像我妈,不对应该像我妈的妈,我的姥姥,非常的啰嗦。    “嘿嘿。”莫莫从不和我生气,对我的无理取闹,他像个没知觉的人。    “咱们那个家被那两家伙霸占了,不好呆了,不可怜可怜我,带我上街吧。”    今天算我倒霉一大清早家时呆不下,出门还要带个管事的。他怎么会这么小器呢。        人一出来就精神了许多,外面的空气很好,这样的季节这样的天气怎么能够浪费呢。    和小莫一起逛商场,莫莫的眼光挺好,平日里我负责我们三个人的服装,莫莫负责创作,而吴军负责我们的后勤工作,三个人分工明确,目标一致,所以效率也很高。    莫莫帮我选了几身匹配的衣服,莫莫总是说我气质高贵,不应该总穿那些花佾的衣服。我总是说他有绅士风度,不应该呆在夜总会搞创作,应该找家公司去签约。    不觉间我们走到了首饰的柜子,平日里我是不注重这些东西的,总觉得是可有可无,拿眼瞄了一下,一颗闪亮的钻戒迷了我的眼。    走过去让服务小姐取出来,在灯光的照射下,那枚钻戒对我发出诱惑的光芒,迷惑我的每根神经,轻轻的戴在我纤细修长的手指上,真的很美,细细的品味,才知道为什么女人会喜欢它。    瞅了一眼价格,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怪不得这么大一颗钻呢,差不多十万块人民币,我要演半年大概才够吧。我以为莫莫会像以往一样拉着我走,这次他却没吱声,反而是我放下戒指拉着他就走,也无心逛街,直接回家去。        演出以后,好多的观众为我们送花,而送花给我多的是一位洒脱不羁的男士,每次他总是坐在排醒目的位置,感觉他在人群中非常的出众,一天,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服务生为我送来一张便笺,说一位先生想要认识我。我并不想理他,只管回家。    第二天晚上,这位姓宋的,人称阿飞,便亲自跑到后台找我,非要约我出去。我不肯,他扬言不会放弃的,我们三个都知道我们的演出恐怕要到此结束了,要吗就是我去妥协,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妥协就能了的。        回到家里,经纪人跑过来警告我,如果我不接爱阿飞的邀请,恐怕再演不下去,不止拿不到演出费还要赔偿合同钱。吴军没来由的发脾气,这是我次看到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这么生气,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他是因为什么。我和莫莫都不作声,只看他一个人的表演。    “都是我不好,让你们跟着我受牵连。”    “不要这样说,这些年我们什么样的日子都过了过来,还怕这些吗。”吴军说。    “依蕾,这又不是你的错,遇到事情我们两个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的。”莫莫扶扶他的眼镜说。    是啊,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们三个人谁还不了解谁,从大一到大四,再到现在共有七年的时间了,友情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手足情,三个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真的很满足。    第二天我们谁也没有出场,明显地我们是要给夜总会一些压力,委托经纪人去和他们谈,在那里工作就要保护艺人的安全。    这件事周旋后的结果是我向阿飞赔礼道歉,并赔偿给夜总会那一晚的损失而结束。据说,阿飞是夜总会经理的弟弟,不然是不会这么容易了事的。    经过了这次的事情,我们三个人都有些沉默了,这样的职业,我们本身就没有什么安全感,加上收入的不规则,可以说我们是饥一顿,饱一顿。有钱的时候大手大脚,没钱的时候在那吃三元钱一碗的馄饨。但在这之前我们是很快乐的,起码我们觉得我们是一体的,是可以共同面对困难。    秋天很快就来了,秋风带着片片红叶,像空中飞舞着的蝶,非常的曼妙。我看的入神,今天是我的生日,我知道每年的今天,莫莫都会为我做上一碗长寿面加一个鸡蛋,说是他老家的规矩,吃了会吉祥,而吴军则会为我买个蛋糕,给我唱一首《生日快乐》。而现在他们两个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演出马上要开始了,我却看不到他们两个的人影。    匆匆忙忙中他们两个一前一后的回来了,演出时不时的想着自己的生日,让我今晚的演出非常被动,常被他俩提醒。    回到家里很累了,泡了一个澡,我像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被家长忘记生日而感到委屈。泡完澡整个人感到精神了许多,走出房间,却感到身陷黑暗之中。    烛光闪烁。“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小莫和吴军一起抬着一个蛋糕走了出来,太可误了他们居然把我的生日放在。我乐的流出了眼泪。    “还以为你们忘记了呢。”我赶忙整整湿滤滤的头发,怕他们看到我的泪水。    “我们怎么会忘记我们公主的生日呢,那不是太不合格的家长了。”莫莫夸张的说。    “是啊,我们的公主生日如果忘记了,恐怕有人要哭鼻子啦。哈哈!”吴军总是坏坏的笑我。    “我才没有那么小气。”我清清嗓子。    “赶快许愿,吹蜡烛。”    许了一个心愿,莫莫把生日帽戴到我的头上。    我们三个人非常高兴,开情畅饮,知道他们为什么把祝福留在了晚,一定是为了尽情的畅饮。我们平日里保护嗓子是不敢这样喝的。    清晨,阳光照耀到我的房里,努力的把眼睛睁开,想起昨天自己过生日了,二十四岁的生日,多么美好的年龄呀。发现床头上放着两个袋子,一定是他俩搞的花样,我幸福的笑了。    打开其中的一个,里面有一个小小的精美的锦盒,轻轻的打开,幸福的时刻应该慢慢地来临才好。打开盒子的我心脏差点停止了跳动,居然是几天前我看的那枚戒指。在早晨的阳光下它越发的美丽迷人,匆忙的拿起袋子再看,里面有一张卡片。    亲爱的公主,祝你生日快乐,希望你能喜欢!属名小莫。    我心里莫名的感动,平日里我总是骂他小气,开他的玩笑,他居然会花这么多的银子为我买生日礼物,我又何德何能,能够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    再打开另外的一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个厚厚的日记本,翻开本子的页,整齐的写着:    送给我心爱的姑娘,祝你生日快乐!是吴军送给我的,平日里这个猪脑袋的家伙居然也会写日记。    后面是密密地写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随手翻开一页,看到:    今天是毕业的前夕,毕业的晚会上我看到了依蕾的笑脸,但后来她却哭了,她是因为即将和同学分离而痛哭,以后的我们会怎样,大家心里都没有底,但有一点我明白,我是爱她的,爱她的一切一切。……    泪水不觉滑过我的脸颊,模糊了眼睛,这两个可恶的家伙,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起身,摇摆着走到门外,看到他们两人默默地坐在沙发上。    我把手里的两个袋子一个交到小莫的手上,一个交放在吴军的面前。他两差异的看着我,我转身走进房里,关紧房门,我要好好的想一想了,我的脑袋好痛,好乱。    其实我心里一直是比较喜欢吴军的,可他平日里总不把我放在眼里,还经常嘲弄我,我曾经恨的咬牙切齿的说,他可以不在乎我,可是他欠的情一定要让他还。而小莫却常受到我的欺负,无论可高兴还是失意,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永远莫莫地在我身边,而我却没有发现他对我的感情。我们三个人相亲相爱,我却不愿伤害他们两个。    我该如何决择,真是由不了自己。    过了两天,我们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依旧像往常一样。    “我决定要走了。”莫莫开口了。    “去哪?”吴军问。我拿水果的手在空中足足的停了三十秒钟。    “我在一家公司应聘了音乐制作人,他们录用了我,并准备和我签约。”    小莫,你为什么提前不给我们说你要走了呢,我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是的,我也要走了。”吴军说。    “我可能出去转一转,然后回家乡自己开一个制作公司。”    我低头不语,合着你们都准备好走了,却单单撇开我自己。    “依蕾,你可以跟着我们其中的任何一个走。”他俩几乎同时说。    “我谁也不跟。”我听到自己的声音恨恨地说。    丢下他们两个回到自己的房里,泪水再次占据了我的眼睛。    夜很深了,起床,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这个沙发还是我们刚搬来时三个人一起买的,他们两个一个喜欢红色的一个喜欢蓝色的,征求我的意见,我说白色吧。就这样这套白色的沙发就被拉了回来,事实证明我错了,这个颜色太难保持干净了,于是他俩意见一致要求我来负责沙发的卫生。    对了还有这盏灯,还有家里的盆盆罐罐,这个家虽小却样样具全,这些东西都记录着我们之前多少的故事。每一样东西都有说不完的故事,现在却要散了。    我现在才发现自己平日里不近人情的样子,现在却成了多愁善感了,看来人不是不知伤心,而是没有到伤心的时候。我一边看着房子里的一切,一边不觉得又开始难过。    “依蕾。”我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莫莫。    搬走的是小莫,我不愿看到,就出去了,然后就吴军,他们只拿走自己的衣物,所有东西都留给了我。我谁也没选,我要一个人的生活。    同时小莫给我留下了戒指和一封信,吴军给我留下了厚厚的本记本。    打开小莫的信:    依蕾,你有着美丽的容颜,多少次你在我的梦中出现,在我的内心渴望着你的爱,可是我知道你在乎的不是我,而是吴军。    大一的时候我们三个性格不同的人组成的组合谁也不相信能够坚持这么久。我和吴军彼此了解,我们都知道对方在莫莫地爱着你,那时的我们心照不宣的有个约定,就是谁也不许抢走你,我们两个要一起默默地守护你,给你幸福。    可近我们发现我们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这样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我们一厢情愿的这样做,对你是一个很大的伤害,所以在你生日的时候,我们一起表达对你的感情,希望由你来做个决择。    我们错了,伤害了你,该怎样说呢,就是请你原谅,你永远都是我的公主。    戴上戒指,拥着日记本,我就这样入睡了,以后我都要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共 586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尿道口偶尔有刺痛感是怎么回事
昆明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专业云南有哪些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