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科技

神煌 第一七三章 蕴剑养剑(求订阅月票)

发布时间:2020-01-17 18:17:39

神煌 第一七三章 蕴剑养剑(求订阅月票)

那剑与虽是消散,冰火之力与紫雷却犹自尚存四下炸开,直接在那地面上,又开出了一个几十丈的深坑

不止是危在旦剑的叶氏姐妹,目光被吸引看向了那剑气席卷的方向

就连那仇凌,也是神情怔怔,目瞪口呆!

强横霸绝的狡,几乎将前方所有的一切,都尽数粉碎!便连附近的游离灵能,也是一片空白口这一瞬,那螺旋剑光,就仿佛将天地斩裂!

这一瞬,仇凌不由是头皮阵阵发麻,只觉全身上下,都是鸡皮疙瘩

宗守与云旭的jī非交锋,他没能看清楚可却知道这浩dàng狡,就连地轮六脉的巅峰武宗,也无法正面当之!真个是无法阻挡,强到了变态!

而后忽的是眼皮微跳,一股危险至极的感觉,突然涌冇入到心头“方那漫天罡风劲流中,一点寒光乍现,瞬剑就至眼前赫然是一口云纹飞刀,寒光闪烁,变幻不定

“是惊云神灭剑意!”

几乎是第一时间,仇凌就已感知到那飞刀之上,所含的武道意念

再硕不得眼前两个即将被他擒入手中的女孩,身形暴退,脚下一踏,就是往后疾掠六十余丈

目光始终不离那刀尖,不断辩认着那变幻轨迹☆后双目一张,用手指猛地往身前一夹一口无柄飞刀,立时出现在他的指尖余力未粳颤抖不休,就当仇凌才刚松了口气,那口刀却又忽然炸开,碎裂成千百碎片其中一点刀尖,也穿过他手指,蓦地择增速数倍,直指咽喉!

“这是真劲爆裂?”

仇凌面sè一瞬间就转为青白,几乎是间不容发间,把头往旁一闪勉强避过穿喉之局,却被那点刀尖碎刃,直透左肩穿透身躯,带出一丝血线

而此刻即便是以他的强韧神经,也是抽了一口寒气,这个乾天山世子,学的到底是什么鬼功法劲力潜而不发,直到百丈之外,才真劲爆裂有没有搞错一对了,自己怎么就忘了,当日在那林中的一慕虽也是剑气潜伏,由他本人引发,可却是藏了足足半日!

心中再无分毫的战意,仇凌[百度神煌吧]微带惋惜的,看了远处那漫天碎散jī冇射的血肉碎片一眼他这个师兄,是个狠人,也极聪明死在这里,当真可惜了

接着却瞳孔微缩,望见令他惊恐至绝的一幕,只见那宗守手中,才刚剑光消散就一团青烟,从脑后腾空而起

足有一个磨盘大鞋四周缠绕紫雷,即便是在这正午烈阳之下,也是分毫不惧那烟雾中,又仿佛含着三道符箓带着那口雷牙剑,迅闪而至

“你是灵师,出窍境,不对!三道真符,hún力纯净凝聚,是已进入夜游境的灵师!”

口中咒骂不绝,仇凌也是目眦yù裂♀一刻,前所未有的绝望,弥漫心灵

却当即放下了所有逃逸之念,灵师hún游,一息数里,远远强过于武师此刻即便想逃,却也未必能够逃得掉

几乎是立时间将一个白sè的丝质拳套戴在了手上他的浑身气力,这一瞬也都爆炸开来,冲dàng入四肢百脉所有肌肤毛孔,已尽数斩开

就在宗守元hún,袭至上空之时,仇凌也是一声咆哮,浑身气血元阳澎湃,汇集了所有真劲力量,一拳往空中击去

这一战,他已无退路!毕尽全力,才可有一线生机

宗守元hún,却毫无硕忌∧念间,依旧是至冷至劲,那阳刚血气重冲来,还未靠近,就被紫雷炸碎却仍旧使他元hún微微受损,传来火灼般的剧痛

却半点无法影响他的意识,心念之内寒如坚冰

当那斜光斩落,竟也是一个巨夫的螺旋,旋动斩下!

若说是先前他与云旭战,那狡只能算是霸道那么此刻,却是灭压!彻底的碾碎压灭!

他以先天之身,即便借助了外丹,也不过是只九万斤力量然而此刻,以元hún御剑,却是整整二十万斤之力,加于巾!

剑拳交击,虚空中立时一连串‘蓬蓬,之声

仇凌的手是血肉之躯,可那双丝质手套,却是灵剑难伤然而只仅仅十数剑,就是血肉骨折,不自然的弯折而那冰火之力,也在瞬间冲涌而下!

这一次的狡,却更显得霸道那叶氏姐妹,是芥白[百度神煌吧]着脸,亲眼看着那旋动的剑影,把仇凌的身体切害,被粉碎成比指甲片,还要更细小十数倍的碎肉,往外疯狂的溅飞,将足足三十余丈的雪地,都染成了血红一片

而当那螺旋狡,再无阻滞,撞击在地面又是一声‘轰,的震响,仿佛天摇地晃一般那雪地中尘沙飞扬,碎冰jī冇射

待得所有的烟尘,尽数散去竟赫然有是一个方圆百余丈的深坑!

宗守的元hún,也是再次飞腾而起带起一阵清风,只瞬间就回到了自己的身躯

那叶非霜叶非寒,则仍是无法移动目光,呆愣愣的看着眼前,那又多出来的这个庞大深坑

只觉此刻任何语言,都无法形容心中所思,只能在远处默默的望着

而叶非霜心中,也同样闪烁着与那仇凌,几乎同样的念头,一这宗守,居然会是灵师!三道真符,hún能已完成质变,真正的夜游之境,灵师之中可与武宗比肩的存在!

这个她先前以为是普通采石人的少年,不止是杀戮先天,有如屠狗一身锦武道,可与这些精英级的武宗抗横便连灵法,居然也有如此高深造诣!

她与妹妹,在这水仙湖中,到度是遇上了一个什么样的恐怖人物?

宗守回至身躯时,顺手一招,将那护在身旁的妖眼银熊,再次收回袖内

一边盘算着,何时将这头hún兽解开封蝇一边皱着眉,用手敲着头,试图减缓头疼

仇凌的气血阳力,没给他带来太多麻烦却反倒是他自己的剑,把自己给伤了

当那狡彻底爆裂之时,他的元hún已是避之不开虽非是正当其冲,可那反震之力,却也使他伤的够呛

转过身,看了眼这一前一后,这两个自己制造出来的巨坑,宗守更是一阵无语一一失败啊失败!

狡虽强,却无法凝聚,是第一败到最后自己[百度神煌吧]都控制不赚是第二败!后劲虽强,可一旦前面被拦截,就几乎无法展开,是第三败!耗力太大,仅仅两剑,就已使他全身上下,气力全失,这是第四败!

这一战,自己虽是胜了,却实在是太过丢人与云旭一战,在那等抢占先机,占尽优势的情形下,也几乎被云旭翻盘若非是借自己六神御刀术之助,差点就被对方爆发反杀而最后杀这仇凌之时,更是蠢到被自己的剿到

幸亏是此刻,没有其他人旁观〗个女孩,也还境界不到,不知虚实否则今日,真要羞死过去

他这套撼世剑,想要投入实用,果然还是早的很,仍需完善

不过,那云旭的剑,当真有些水准他自问自己的憾世剑,足可在一息之内,就可取其xìng命,却被足足抵挡了五息之巨非是依靠那快到不可思议的魔葵残剑,而是只单纯的依凭其过人锦!

“此人即便不习魔葵残剑,也当只稍逊李邪灵可惜,卿本佳人,奈何断鸟”

微微一叹,宗守无限唏嘘再看了眼那两姐妹,只见叶非寒的嘴,正被叶非霜紧紧捂着,而后者目中,更隐现着凡分警惕防备之意

宗守一怔,接着是一阵哑然失笑大袖一拂,就使那黑浪剑,也遥空飞回,没入他袖内再还有便是那云旭仇凌等人的遗物,也同样毫不客气的收起

“两位姑娘保重,此地已不可多留我在这里,也呆不了多久能护得住你们一次,护不住你们第二次≮守告辞!”

再不多言半句,宗守转身就走依旧是扬着手,咔嚓咔嚓的行向岸旁,却只行到一半,就听后面叶非霜一声jiāo喝‘且慢!”

宗守懒得理会,不过才刚行出百丈,后面就传来一声呼啸声响挑了挑眉,宗守随手接在手中,却是两件东西其中一物,只觉是拳头大鞋圆乎乎的,极其光滑

定睛一看,却是一个透明的晶球♀刻灵纹,内中悬浮着一道似剑非剑般的东西,气芒凌厉

而另!件,却是一块石头,平平无奇,纯黑之s&

“这是早年母亲,无意收取到的一位[百度神煌吧]睫随身之物一块养蒋,一块蕴剑珠我观你以hún御剑,精擅剑道♀两件东西,就算是你今日,救下我们二人xìng命的报酬!”

叶非霜下巴微扬,透着几分冷意:“免得你日后说我们姐妹,不通人情,忘恩负义!”

宗守的chún角,顿时无法控制的往上一弯,笑眯眯的把这东西收起

他才没那么蠢,把这宝贝丢开ōng中有气,这好处自然就更不能往外推

这两件宝物,过了今日这个村,日后可就未必就能有这个店

随手往后摇了椰宗守呵呵一笑,朝叶非寒账折便又继续有如木傀儡般,往外行走只是那速度又加快了几分!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可信吗
石家庄九州皮肤病医院地址
治疗不孕不育多少钱
黑龙江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汕头什么医院做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