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科技

文艺青年余少群为戏痴狂的成长代价组图

发布时间:2019-06-08 04:57:40

“文艺青年”余少群:为戏痴狂的成长代价(组图)

小毡帽,细条格纹西装,没化妆的余少群已经秀气到令拍片现场的女同学们自惭形秽,坐下来聊天,更有斯文的小生气场极速蔓延开来……举手投足间,你说不好是“小梅兰芳”的清新传神多些,还是《倩女幽魂》里宁采臣的书生气更浓。  总之,和那些敷衍惯了的大明星相比,新晋偶像余少群正处在他讨人喜欢的阶段:言谈真诚,为戏痴狂,洗耳恭听贵人点拨,热血沸腾地相信未来——即便翻拍张国荣版《倩女幽魂》让他遭遇了自称“出道以来严重的危机”,他也能内心强大地将它看成“向经典致敬”所必须付出的成长代价。  入行不过三四年,已经被扣上“小梅兰芳”“小张国荣”的名号,余少群首先应该感谢爹妈给的清秀模样。不过中国之大,清水出芙蓉或者挥刀去雕饰的又岂在少数?所以他的另外一些“软实力”,才更值得被人津津乐道。  14岁不顾家人反对考进艺校,学了整整6年汉剧,被大师陈伯华收为“关门弟子”,23岁就办了个人艺术专场,“成了团里的男一号,以后当团长、当院长都有可能”,但他转身又投了越剧,一切推倒重来,就因为“我喜欢越剧,喜欢《红楼梦》”,后来机缘巧合,还一路杀进了“红楼梦中人”选秀的“宝玉组5强”……时光至此,老天终于决定把这个热爱折腾的年轻人从相对冷清的戏剧舞台上拎出来,给他配个更大的场子。  2007年,陈凯歌来了,要选他心中的“青年梅兰芳”,约来余少群面谈之后,这个彼时还泯然众人的小孩儿临出门时给大导演留下了更深的印象:陈导,你就选我吧,不会后悔的!这一腔热血,持续到他真正演了“青年梅兰芳”后,还脆生生地跑去问导演:我跟黎明,谁演得更好?以及做客郭德纲的《今夜有戏》时,还幽怨地“质问”:您当初不是邀我拍《三笑》吗?怎么没了下文?瞬间把平日里滴水不漏、妙语连珠的郭老师给问支吾了。  做角儿就要宠辱不惊  关键词 倩女幽魂 宁采臣 古天乐 陈凯歌 孙红雷  给4月上映的电影《倩女幽魂》做完宣传,又赶去大连进组拍了好几月的《大戏法》,余少群感叹:“在戏里体验了各种人生,快把自己的人生给屏蔽了。”不过,虽然时常过着“冬天拍夏天戏,夏天拍冬天戏”的抓狂生活,他也忍了,因为“能体验这么多角色,太刺激了”。  2009年凭《梅兰芳》捧回“金马奖新人奖”后,深得人心的余公子片约不断,“鱼粉”成群,刘德华、成龙、古天乐这一票昔日贴在床头的偶像,居然变成活人跟自己搭起戏来,这3年,仿佛浓缩了10年的精彩。一路上,他记得陈凯歌要他“爱惜羽毛”,也时刻默念一位老师说过的,做角儿就要宠辱不惊。  (以下简称记):新版《倩女幽魂》对你而言是把双刃剑,培养了人气也招来了不少质疑,后悔接这版跟古天乐、刘亦菲搭戏的翻拍之作了吗?  余少群(以下简称余):当然不。无论是我个人还是观众,大家对张国荣有很多怀念,我愿意去延续这样的情结。虽然受到的质疑比我想象的极端多了,但这仍然是宝贵的成长经历。我出道时可以幸运地因为扮演“小张国荣”而获得肯定,我当然也要做好“向经典致敬”而被质疑的准备。我个人觉得新版还是有不少亮点的,可以去找一些回忆也好,因为开场结局,都还是张国荣唱的国语版《倩女幽魂》,很多画面和音乐可能让你觉得像老版,但剧情和特技又是全新,就像叶伟信导演说的,每一代人都要有自己的《倩女幽魂》。  记:这回古天乐演的燕赤霞跟刘亦菲演的聂小倩有一段很深的感情,你演的宁采臣反而有点“打酱油”?  余:这版的小倩和燕赤霞有一段前缘,因为种种情况她失忆了,然后遇上我。古天乐是我的偶像,导演这么编排有他的道理,如果把宝都押在我一个新人身上,我会压力很大的(笑)。哥哥版的宁采臣已经成了很难超越的标杆,我尽量把这个角色演得投入和放松,我还记得有一场很揪心的哭戏,导演故意安排在拍摄的阶段,大家一起工作3个月要分手了,很多情感正好融合进去。跟这样一些厉害的前辈合作,已经加速了我的成长。  记:说你和古天乐不合,是为宣传电影搞的炒作吗?  余:近老被问这事儿,我想说的是我和古天乐关系挺好的,包括圣诞和过年,都会通。之前我也很生气,和公司为这个事说了半天,我说你们一定要出来说话,后来想上映时大家肯定会见面,没必要为了回应这事儿反而显得像炒作,就让他们去说吧,爱怎么说怎么说。这样能刺激票房吗?我觉得不会。  记:2008年陈凯歌的《梅兰芳》给了你“青年梅兰芳”这样一个很高的起点,之后接拍的无论是电影《新少林寺》《守望者:罪恶迷途》还是电视剧《百花深处》《大戏法》等等,都不如那个角色精雕细琢和出彩吧?  余:是有很多人讲,好像后来的角色都没有超过《梅兰芳》。有位老师早跟我说过,做角儿就要宠辱不惊。我在一张白纸时遇到一位那么强大的导演,天时地利人和,成就了那个角色,是一种幸运。但毕竟电影有它的商业运作部分,不可能每一次都要做一个精品,我的收获在演技上,每一个人物的体会和塑造,我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表演是一种控制,那种投入会让你很愉悦,很过瘾。  记:拿你正拍的《大戏法》说说怎么个过瘾法?  余:我正在苦思冥想,坐飞机都在想剧本(笑)。亦正亦邪的两兄弟都是我演,我先找剧本中人物的性格点,他像我在生活中或者影视剧里看见过的谁?然后揉合进去。这个角色对于我来说意义很大,因为别人之前都会找我演斯文的,但这个角色成熟,心机很重,把仇恨埋在心里,已经有点扭曲变形。不太好驾驭,但这是一个很好的锻炼机会。  记:我突然想起,你好像没有太多科班的培训经验,怎么去把这方面补上?  余:我也有学8个月,当时陈凯歌导演送我到中戏上8个月小课,所以基础的技巧没问题,我觉得这个行业多拍戏才是真的学习。就像以前孙红雷大哥说过,这个职业没有太多可以借鉴、可以用经验来做事的,可以借鉴的经验就是你面对镜头的感觉。对人物的理解和塑造,其实每次都需要重新洗牌。两度跨界,我不怕推倒重来  关键词 汉剧 越剧 贾宝玉 冯远征  那一段“大家挣钱一样多”的戏曲生涯,让余少群能够不那么急功近利,“那种精神层面的丰富没有被物质化,唱腔怎么去享受?在那出戏里怎么唱得出彩?你永远都有往上的空间,你在这种投入中一步步往里走,渐渐忘了其他”。  然而他终究闯进了这个更加活色生香的演艺圈,正在体验人生的Bittersweet(苦乐参半),“谁比谁红,谁比谁赚得多,谁又上了《精品购物指南》的封面……会有这些东西。我也知道这是一个行业的规则,必须遵守,我只是不希望这些东西来奴役我”。  记:你在微博里说如果有一天你退出这个行业是因为想做你自己,这是受了什么刺激?  余:我觉得人年纪越大,越回归两种情况,一种人可能不断妥协,妥协于社会,妥协于现实,妥协于一些我们看不惯的东西;但是还有一种人,我想做那种人,就是忠于自己。这几个字很简单,但是要做到很难。特别做演员这一行,我知道有很多人真的就变成面具人,私下和公开露面时截然不同,我想我千万不要这样。  记:他们可能原先也不想,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尤其是演艺圈这个江湖。  余:我觉得可以自己掌控的,只是你去不去做。我在武汉学了很多年汉剧,后来因为自己的想法,或者说一些我看不惯的东西,我觉得我应该追求更好的东西,加上喜欢越剧,喜欢《红楼梦》,我毅然决然就去学了越剧,放弃了之前的所有荣誉。记:所有都推倒重来,你不忐忑?  余:又从头开始,我很享受那个过程,以前的经验在那里不会变,我再走到一个新的领域,如果我把这一关突破的话,那岂不是又上了一个台阶?很多人都会说你多傻啊,但这不是我追求的,没办法。这其中有遗憾的,就是两次错过宝玉,一次“红楼梦中人”的选秀中途去演了梅兰芳,一个是写贾宝玉的电影,后来也没拍成,再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演一次。  记:今年二月份你拜冯远征为师,还搞了隆重的仪式,为什么单挑冯老师?他一般怎么点拨你?  余:师父和我演《百花深处》时结缘,他表演纯熟,生活里很随和,去路边摊吃面条不会戴墨镜,也没有几个助理尾随着,我觉得做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把自己弄没了,多没意思。我之前拍《武则天秘史》,有一场戏很纠结:一边是快死的父皇,一边是他曾经宠爱的武则天转身想勾引我。好难演,以我的阅历,我体会不了,怎样在自己父亲临终的时候,还跟这个女人有那么暧昧的动作?师父就说,你要把它回归到人性,李治还是个少年,武则天的漂亮勾起了他原始的青春的欲望,而皇室里的父子,一年见不了几面,他有太多孩子,跟你反而是疏远的,这时欲望赢过亲情,就很正常了。  快问快答  等待李安的文艺青年  要他两分钟内迅速回答十个问题,就是想听到下意识的答案:无包装,零修饰,简单直接。  Q:你演戏的技巧是什么?  A:用心去体会。  Q:对爱情有什么样的期待?  A:我喜欢一见钟情,林妹妹型的就了。  Q:如果现在我们穿越到10年前和10年后,你会对自己说什么?  A:忠于自己,按自己真实的想法去生活。  Q:在演艺圈里面你觉得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A:不被名利的浮云干扰。  Q:你害怕自己变成一个什么样的演员?  A:只演皮、不演内心的那一种。  Q:期待合作的导演和演员?  A:导演是李安,他文艺、大气,诠释人性很到位,我在台湾跟他见过,不知合作的缘分那天能到。演员是周迅,她也不是科班出身,但一出场全身都是戏。  Q:戏曲生涯留给你深的印记是什么?  A:戏曲就像是我的精神鸦片,我估计一辈子都戒不掉了。  Q:迄今为止的贵人是谁们?可以说两个。  A:陈凯歌是个,第二个好多啊,我就说一个好了(笑)。  Q:学到的有用的一课是谁教你的?  A:我特别喜欢李白的一句话,天生我材必有用。这是我在遇到很多困难的时候都告诉自己的一句话,别人也许说你不行,但你要告诉自己有可以施展的地方。  Q:当演员的幸福和不幸是什么?  A:的幸福就是可以体会很多的人生,的不幸可能就是把自己的人生屏蔽掉了。  所以,当这样的余少群说他“要做一个忠于自己、不演皮演心的演员”时,我还真信了——你当他是“年少轻狂”的理想也好,至少,他还真有过且正实现着这个理想。

微信小程序案例
武汉白癜风医院
网站建设的过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