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美食

镜天传 088 冷棍

发布时间:2019-12-05 07:23:48

镜天传 088 冷棍

冷剑当头而来,更有一股凌厉剑意刺得人双目生疼。

然而那黑衣少女似是早有准备,一直站着没动的身子突然往前一倾,竟是以一个令人出乎意料的动作避过了这刁钻一剑。

阴冷的剑光几乎是擦着黑衣少女的背脊刺向了空地,而那出手之人口中不禁发出一声轻咦,不过他这剑招并未因此显现任何慌张紊乱,他手腕一拧,那刺空的剑光再度吞吐而来,斜斜往上一撩竟是直削那黑衣少女的胯下。

若是换做正常人,这接连两剑足以取其性命,就算对手能躲过剑,但这顺势而来的第二剑却是自对手背后而来,长剑改刺为撩,攻击的依然是对手防不胜防的关键要害。

虽说对方是女子,但这执剑出手之人下手却无丝毫避讳之意,他的剑法刁钻而又凌厉,似乎就是为了取人性命而出手,就像是盘踞多时的毒蛇,一旦出击便如电光火石直击要害,不留丝毫余地。

寒光四射的剑锋已经出现在了黑衣少女的两腿之间,只需再进一步,这把锋锐无比的长剑怕是能从下往上将其直接切做两半。

然而这血腥的一幕并没有发生,那前倾的黑衣少女竟是双足猛然发力,本就前冲的身形再度往前一窜,紧接着她双足离地,凌空翻了一个跟头,堪堪避过了这凶险无比的一剑。

剑光再次贴着黑衣少女的足底掠过,阴冷的寒芒带着几分遗憾,不甘的消逝。

同时退开的还有那出剑之人,他蓄势已久的杀招被对方这般巧妙化解后便心知不妙,直接连人带剑跃开一旁。

“冷剑唐轩,果然名不虚传。”

重新落地的黑衣少女轻吁了口气,装模作样地拍了拍起伏不定的胸膛,盯着面前这位长相颇为俊朗的执剑男子微微一笑。

“不敢当,献丑了。”

唐轩人如其名,清瘦而又俊朗,就和他手中的长剑一样,孤冷中泛着几分令人心悸的危险。

“若非本小姐听人提起过你,怕是方才已经栽在你手里了。”

黑衣少女面上笑意不减,盯着唐轩的双眼中却泛着几许杀意。

唐轩虽然心中惊愕,但依然镇定说道:“很可惜,我失手了。”

“你倒是挺老实,既然失手了,那你可还要继续?”

被连续两剑逼得略显狼狈的黑衣少女看似镇静,但其实心中也是惊魂甫定,她自一出手就将注意力从道清几人身上移到了唐轩身上。她看似年纪轻轻,但江湖经验极为老道,几人强提元气与自己硬拼绝不可能没有后手。而这些青羊宫的道士虽然擅长布阵,但偷袭刺杀这种事却不是很拿手,这五个人中有可能给自己造成威胁的便是这名外号冷剑的西蜀年轻一辈名剑客,唐轩。

唐轩淡笑道:“这是西蜀,那位被你打伤的姑娘是泸州兵马司甘大指挥使家的大小姐,而我唐家与甘家世代交好

,你说我该不该继续?”

黑衣少女深吸一口气,点头道:“既然是找死,那也不多你一个,本小姐才不管什么甘家唐家。”

唐轩不禁苦笑道:“哎,一株石金花罢了,你御鬼宗潜入我西蜀之地想来有更为紧要的事,何苦在这种小事上与我们结下梁子?就算你看不上我甘唐两家,但这青羊宫的人说不定很快就要到了,若是到时候撞破了你御鬼宗的布置,岂非因小失大?”

黑衣少女却冷笑道:“哼,我御鬼宗要的东西无论是石金花还是别的,你们都别想染指。久闻冷剑乃是西蜀一带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人物,莫非只是嘴皮子上的利索?”

“谈不上什么翘楚,不过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便看仔细了。”

唐轩短短几句话已经言明厉害,但奈何这黑衣少女似乎浑不在意这些,再看她一身修为和手中法宝的不凡,心中便已经开始对其身份有几分怀疑。不过眼下生死关头,道清几人已经节节败退,自己若再不出手恐怕是再无机会了。

剑光再起,依然是一样的阴冷,这一剑不再是偷袭,而是一点剑芒化作万千星光,宛若林间重新铺开了一片璀璨星空,洋洋洒洒地往黑衣少女落去。

见到这一剑,黑衣少女眼中对唐轩只会偷袭的鄙夷神色也渐渐收了起来,冷剑之名能传到她耳朵里自然有几分不俗之处,据说眼前这位唐家少年剑客的一手剑招乃是出自一位在巫山坐剑多年的剑道前辈,光看这颇具气象的一剑,她心中顿时起了几分警惕。

“咔嚓!”

黑衣少女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乌黑发亮的长鞭,随着她手腕轻抖,长鞭被舞作一条黑色长蛇盘绕在她身前,这团团蛇阵好似有一股莫名吸力一般,将唐轩这一手漫天剑光全部吸纳了进去。

唐轩神色一肃,双眉微缩,足尖一点,整个人如飞鸿一般射向黑衣少女右侧,躲过了她身前长鞭,刺向她握鞭的右臂。

“哼,就知道偷袭。”

黑衣少女冷冷一哼,手腕顺势一转,身前长蛇灵巧无比地调转了脑袋往斜刺而来的坚韧上缠去。

就在两人正面交击的刹那间,潜藏在暗地里多时的王慎终于出手。

唐轩攻击的是黑衣少女右侧,王慎自然出现在对方的左侧,他手中桃木棍带着呼啸之声对着黑衣少女的左肩就猛烈砸落。

“啊!”

黑衣少女感受到劲风扑面,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饶是她心思再缜密细腻却也料想不到这林子里居然还藏着别人。

紧要关头,这黑衣少女当机立断,让她忌惮的依然是唐轩的剑,所以手中长鞭去势不减,死死缠住唐轩的剑尖,不让他有机可乘,而同时抬起左掌,毫不畏惧地就对着落下的桃木棍拍去。

“啪!”

桃木棍砸在黑衣少女手心之中发出一声轻响,并没有产生太大动静。

咦?

黑衣少女心头一喜,她明显察觉到这看似气势汹汹的一棍砸落在自己手心并没有太大威力,抬起的左掌心只是有些火辣辣的疼痛罢了,然而就在她惊魂甫定之际,一股异样的气劲自她左手掌心轰然炸裂开来。

“啪!”

这一声响不知比方才那下厉害了多少倍,王慎暗藏的元气通过桃木棍直接在黑衣少女手掌上炸开,竟是打得那黑衣少女如被雷亟一般缩回了左手。

“啊!”

黑衣少女再次发出一声痛呼,自手心炸开的那股元气如狂雷一般窜入了自己整条左臂之中,无尽的痛苦之中更是带着几分异样酥麻,让她整条左臂都在瞬间失去了知觉。

长丰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鄂尔多斯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贵州哪里冶癫痫病

南通好的妇科医院

甘肃成县人民医院

小孩咳嗽一个月了还没好怎么办
三岁小孩咳嗽老不好怎么办
小孩夜间咳嗽厉害怎么办
孩子早上起来咳嗽是怎么回事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