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美食

我爱你塞北的雪

发布时间:2019-02-21 23:17:07

滑雪,对我是致命诱惑。这个冬季80%的休息日都是在雪场度过的。塞上,我向往已久的地方。雄浑的边塞诗,醇香的塞外民歌,令我无法忘记。致命诱惑加上向往已久,塞北滑雪当然不能不去。于是,一个周五的傍晚,我背上大包,坐上北去的大巴,消失在蒙蒙细雨中。

我爱你,塞北的雪

其实在北京滑雪也是很爽的。坐在石京龙的缆车上,仰望天空,白云从海坨山那边悠闲地飘来。在高级道顶端远眺,官厅水库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但是,到了塞北才知道,北京滑雪很一般。没有爽,只有更爽。

喜鹊梁海拔约1700米,雪场的地方都比北京的云彩高。所以,北京下雨,这里就下雪。搅天的风雪,又急,又密。已是午夜,除了雪场里的几点灯火,四下里一片漆黑。山有多高,林有多密,雪道有多长,都看不见。这急雪,这暗夜,还有四周像夜一样的山,不禁让人想起一个场景――林教头雪夜上梁山。可惜我没有长枪,也没有枪尖上挑着的酒葫芦,更不是80万禁军教头。我叹了口气,背着大包进了喜鹊山庄。

清晨,雪势已减,雪花零星的飘着。天光大亮,我终于看到了塞北的雪。是的,这才是塞北的雪。我把雪板扔到地上,一下子全部没到雪里。赶紧又把板掏出来,踩平浮雪,折腾了好一会儿,才把雪板穿好。

雪趣,人趣,相映成趣

在北京,雪道就是雪场,雪场就是雪道。在塞北,彻底不同。白桦林中,可疏,可密。林间道上,可宽,可窄。平缓的山谷,形成一个天然的U形管。各种坡地,陡的,缓的,长草的,带包的,埋着树根的,只要你想,只要你能,乐意在那滑就在那滑,乐意从那下就从那下。这就是野趣。

山坳里雪厚,忘记了是野雪,只记得教练说重心前压,一个跟头扎到雪里,雪板和脑袋都没了,只留屁股在外面的,有之。在林间穿行,一个转弯刹车不及,直接挂到树上的,有之。在密密的树林里,到处都有雪板滑过的痕迹。在高高的山冈上,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山上山下,人影绰绰,前呼后应,往来不绝,雪场生意盎然。野趣,人趣,相映成趣。这就是天人合一。

滑雪,就是这么自我

滑雪是自由的。不必非得一脚射门让守门员扑空,也不必非得一拳挥出让对手倒地。随着山形,就着地势,穿越在茫茫雪原。或随好友从山顶鱼贯而下,追逐嬉戏。或一个人缓缓而行,悠然自得。

高兴了,放开速度,左冲右突,飞坡过坎,所过之处,雪末飞溅。疲倦了,席地而躺,展开四肢,仰望天空,看流云掠过。每一个空气的分子都散发着自由的清香。

单腿独行,鹤立鸡群的那位,是FLYSEE的平衡表演。连蹿带跳,闪转腾挪的那位,是司机老李的野雪穿行。耐心讲解,门徒满山的,是向山老师在指导弟子。两腿紧别,身子扭得麻花一样的,是菜鸟的犁式转弯。

滑雪,就是这么自我。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不需要和任何人比,只需要不断地纠正自己,超越自己。所以,在雪场上,无长无幼,无贵无贱,雪之所存,趣之所存。滑雪,就是这么率真。

一月不到用户破20万海豚睡眠再添催眠语音
楚留香与李寻欢相似之处楚留香的女人是
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