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法律

李安怒批台湾电视鸡毛蒜皮争气点好不好

发布时间:2019-06-08 02:01:09
月经不调一直不稳定
月经不调而且腰酸疼
月经不调想要宝宝怎么调理

[导读]李安日前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批评台湾的电视不像话,整天鸡毛蒜皮,从不播出一些比较重要的。

时长:1'33''

播放:34063

来源:东星娱乐

南都讯 吴莎 麻乐 近难得回到故乡台湾的李安,12日在台北出席了“城市论坛”活动,作为李安此次台湾行在台北出席的一场公开活动,主持人陈文茜以“脆弱”为主题,谈李安的创作和思考,一向温和的李安向台湾媒体开炮,批评台湾的电视“不像话”。谈及台湾电视,李安称,“我有一点批评,我回来看到电视非常的不好,鸡毛蒜皮、小猫小狗一直翻来覆去,没有世界大事,真的很不像话!不要说走出去,走出去还要花机票钱,拜托电视多播一些世界比较重要的,让年轻人看到,你们(媒体)争一点气好不好?”在论坛接近尾声时,李安补充认为自己这番批评可能言重了些,对不起界的朋友。在美国定居多年的李安表示,此次回到故乡,能感受到家乡民众对自己的热爱。面对论坛上座无虚席的观众,李安开玩笑称,“我的人生认命了,你们喜欢我就喜欢我,太过谦虚也是虚伪。”不过他还表示,“我好怕大家说我爱台湾,看到标题有‘李安爱台湾,台湾爱李安’,整个紧张起来……美国人开始讲爱国时,不是国家出问题,就是那个人有问题。”

李安示“弱”语录

此次“城市论坛”,李安谈话的主题是“脆弱”。之所以会选择这个话题,是源于陈文茜四月底赴纽约采访时,在工作间隙和李安吃三明治餐叙,李安向陈文茜透露,他的创作动力来自“脆弱”:“脆弱不但使我理解人性,也使我领悟到以温暖又残酷的方式拆解一个故事的核心。”陈文茜称,这番话曾触动她自己思考什么是“人生逃避不了的脆弱”,于是也成了这次论坛的主题(以下为论坛内容节选)

李安的脆弱的时候有哪些?

小时候易哭

我在一年级的时候一天至少要哭一次,我看的哭戏时会哭到整个戏院都在笑。

“我小的时候是非常瘦弱的人,很容易害怕的人,很容易哭的人,我在一年级的时候一天至少要哭一次,我看电影的哭戏时会哭到整个戏院都在笑,他们说:“诶?你看那个小朋友哭得好好玩。”停不住地抽泣,我的同情心很多,我对很多事情都很害怕。我到台南上国小,不会讲台湾话,老师和小朋友都很陌生,所以我是很害怕的;初中的成长期,我个子特别小,初一我大概只有130多公分,高一才刚刚过160公分,高中时我的父亲是校长,我更害怕,但我不知道我在怕什么东西,我就喜欢幻想,我书也念得不是很好,其实我本性是很怯懦很乖的一个小孩,我也从来不敢反抗,我不晓得为什么我到了四十多岁以后,我竟拍些别人不敢拍的东西,我也不知为什么。

谦虚是我的本性,不是我做出来的,其实很需要依赖人,很脆弱很害怕的一个小孩,从小到大都是在很害怕的、输的环境中长大的,其实很脆弱的,长大以后其实我发觉,也不是要强硬了,你的真诚不光是面对你脆弱的一面,有时胆气壮一点也是真诚的一部分,也不要那么怕,我尽量训练我自己。我本性是很害怕、很喜欢躲起来的一个人,我想也不谦虚了,我拍电影好像还不错。(全场大笑)”

刚到美国时

他们真是又健壮又漂亮又白,我在那边看的时候,就觉得很没气。

“自信心有两个方面,一个是天生的,这个我比较少,一个是外来的对我的肯定。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当然很怕,因为语言不通,那个样子又兴奋又新鲜,男的又大块又壮,女的漂亮,裤子穿那么短,我就觉得很自卑,他们真是又健壮又漂亮又白,我在那边看的时候,就觉得很没气。”

被女朋友甩

我做的就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很多仇我都报到了,不是我自己去报,而是后来证明怎样怎样,我也是有这个命。

“今天我太太没有来……以前我也是被女朋友甩过的,‘兵变’,我是当兵的一个月时收到那个(分手)信,(陈文茜:那个女的现在一定很后悔!)不要这样子嘛,哈哈,我有两个月真的很生气,在高雄当兵,在海边没有别的事情。过了两个月,我觉得她还蛮可怜的,一个人在外面,发生了变化她不晓得怎么样,我一点也不恨她,我想我不太有能力去恨人家,真的,生气超过两个月不太可能。我在生气环境、逆境中得到一些同情,如果不原谅不爱他,不是说谁对谁错,不应该有恨意,你在恨一个事情的时候,受伤害的是你自己,不是你恨的人,久而久之就没必要,生气就可以了,不必做很激烈的举动。我做的就是‘君子报仇三年不晚’,很多仇我都报到了,不是我自己去报,而是后来证明怎样怎样,我也是有这个命。”

李安从脆弱里头得到什么?

“大家看到的都是我风光的一面,当然我也想表现出我风光的一面,尤其在台上,给大家很多鼓励,给社会有一种正面的能量,不光是我自己好面子。

我经过很多的失败,说我脆弱,其实那是我的本质,我不晓得为什么我会用戏剧反而能表现出我很强的一面,说我的成功是从脆弱开始,不如说我很勇敢地面对我的脆弱,我不在乎把它拿出来。我想,作为做艺术的人,我有这种真诚,所以它会动人,因为我自己脆弱,所以我会同情别人的脆弱,戏剧这种东西是检验人性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强的东西不太容易动人,你脆弱的时候,大家帮你着急,他替你演戏,这个是动人的。如果你表现了很多,你根本不需要同情的,你的作用是人家帮你着急,帮你演戏,因为你再怎么演,也没有人家脑中演得好。

同样的道理,我很受大家喜欢,可能跟我的样子不是很强硬有很大的关系,上次你(陈文茜)吃我豆腐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哎,我也不甘示弱,我有这个本钱,我样子就是比较cute(可爱)。”

“‘自我’令我卑微,‘忘我’给我力量。其实跟拍戏有关时,我会忘记害怕,我会忘记我要懒,所以我很幸运我有这样一个天分,就是“忘我”,我想到自我为中心的时候,我就会是很懦弱、很微小、很害怕的一个人,虽然我还蛮聪明的,但我人会很紧张,所有东西都记不来,整个人都shut dow n(关闭)。可是如果我忘掉自我的时候,我会有很大的力量,那是公众给我的力量,天意和天分给我的力量,这是我的人生经验。”

贝嫂生日晒合影照片是贝克汉姆拍的
复古又文艺的黑白波点装连凯特王妃都对它情
凉生和姜生的结局是什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