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生活

朱邦凌IPO乱象在于改革顺序错了

发布时间:2020-07-06 01:02:21

朱邦凌:IPO乱象在于改革顺序错了

IPO新政实施后不到一周,证监会火线补漏强化IPO监管。《关于加强新股发行监管的措施》发布,对IPO过程进行抽查、发行市盈率高于同行业要提示风险、严格监管下报价过程。

对拟上市公司的严格监管,笔者认为有矫枉过正的迹象。计划在主板上市的贵人鸟发行市盈率仅有12.89倍。众信旅游、汇金股份和扬杰科技都将90%以上的报价剔除。

实际上,这与IPO暂停前对浙江世宝的发行价格、市盈率限制异曲同工。在现行的监管模式下,新股发行徘徊在浙江世宝与奥赛康之间:监管放松,新股定价就变成了“奥赛康式”;监管严厉,新股发行就变成了“浙江世宝式”。

而近日上市的新股之火爆,使投资者对这一打补丁的新股监管模式产生疑惑。上市首日几乎所有新股大涨40%多,而换手率普遍只有个位数。一者带来了市场效率的下降,压制搞成了变相禁止交易;二者在给炒新者耳光之时,被炒新者回敬了耳光。

笔者以为,靠打补丁、靠临时救急的监管措施,是无法革除IPO乱象的。IPO改革,要有与注册制顶层设计相匹配的大智慧。黄奇帆以出牌形象地比喻了股市困局:“三中全会关于股市有三句话。这三句话的排列顺序需要深入理解。”黄奇帆表示,应当先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再推多渠道股权融资让巨量资金进入股市,提振股市信心后,再启动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

黄奇帆说得有道理,目前的IPO新政乱象频出,根源就在于股市改革牌局出牌顺序错了。黄奇帆打的第一张牌是先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笔者的观点是,第一张牌应是资本市场法治和基础制度建设,而不是先推行所谓的IPO市场化。

IPO市场化应该反思,没有法制的市场化,就是劫掠。没有法治市场,IPO市场化就是空中楼阁、镜花水月。

在目前阶段,IPO改革的最优选择是,坚持实事求是,摒弃市场化的教条主义,清醒认识我国资本市场制度建设薄弱现状,抓紧完善法治和基础制度建设,对IPO市场化设立过渡期,在过渡期内实行偏于谨慎的新股发行管理办法。

由于迟迟无法推出退市制度,二级市场还没有建立起市场化的运行结构,是一个基本封闭的市场结构。一级市场新股审核端目前并未放开,还是事实上的核准制,我们推进的市场化,实际上主要是新股发行端的市场化。

资本市场整体结构就是非市场化的运行结构,缺乏法治和基础制度建设,单兵突进推行市场化只能导致各种IPO乱象。

其实,市场化就是一种手段而已,如果现阶段市场化容易导致各种问题,那就是暂不适用,就该先设立过渡期。

笔者支持皮海洲先生叫停存量发行的见解,支持黄建中博士的实名举报。存量发行和自主配售应叫停。这些打着市场化大旗的举措,极易导致腐败。有识之士应向没有法治和基础建设的“伪市场化”宣战。

九江男科医院
太原白癜风医院
乐山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吉林治疗白癜风医院
马鞍山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