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沈阳信息港 > 生活

苏安几经折腾

发布时间:2020-05-30 20:33:08
苏安几经折腾,坐着出租车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绕走在这个已然陌生的城市里。车窗外,梧桐树稳稳地站立在街道旁,冷风刮过,簌簌声响。车子穿过一条又一条大街,司机已有些不耐烦,终于忍不住开口: ,你到底想去哪里?
得到回答,司机终于不用再像没头的苍蝇一般漫无目的地乱转,他轻声地嘟囔了几句,便转了个方向,稳稳地向前路开去。
苏安没有听清司机嘟囔了些,不外乎是些抱怨的话语,她也不甚在意,依旧朝着外面的风景看去。
离开七年,这个城市早已不再是过去的模样,而她,离开了这么久,躲避了这么久,最终还是回来了。苏安以为她会感伤到落泪,然而她还是没有,她只是心里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涩涩地堵在心口,难受地令人亟欲作呕。
苏安付过钱,提着箱子走下车。抬眼看去,狭长而逼仄的街道,一眼望不见头,两旁树干林立,枯黄的落叶飘了满地,两旁仍旧是林立的小小商铺。空气中却没有了甜甜的棉花糖的气息,想来过去那家棉花糖店早已更新换代了吧。
苏安几乎是急迫地走着,想把记忆街道与此重合,但记忆如浅海,广阔无边,而此刻的她是一只小小的游鱼,在这片浅蓝中,辨不清方向,只能拼命地向前游去,只是再找不到可以停留的终点。
天色渐渐昏黑下来,路边那高大树干的轮廓也渐渐模糊,两旁的路灯倏地亮起,昏黄的灯光,拉长了路人的身影。苏安站在街头,看着来往的人群,却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孔。茫然无力地站着,兴许是看出她的茫然,好心的老人拍了拍她: ,你是找不到住的地方吗?那边转角有一家民宿,天黑了,你可以去那里看看。 苏安最终放弃继续走下去,谢过老人,向那家路边的民宿走去。
苏安订好房间,草草地吃过晚饭,简单地梳洗了一下,便在柔软的床上懒懒地躺着,一头长发散乱开来,铺洒在纯白的枕面上。床边便是大大的窗子,窗外一树香樟,即便在冬日,依旧有宽大的叶子,晚上月色很好,透过疏朗的叶子投射进来,在墙面上映下斑驳的碎影,摇晃不定。
苏安闭上眼,感觉婆娑摆动的碎影在眼皮上流走,恍然间,记忆中有些东西,再次冲破层层时光汹涌而来。
那一年,晴朗的阳光下,陆斯带着苏安骑车穿过一条又一条小巷,那时的街道两旁,高大的樟树连绵,苏安坐在单车的后座上,微仰着头,脸上的笑容单纯而明媚,夏日午后的阳光散漫,悠悠地穿透树叶的缝隙,一点点地洒在她微仰的面庞上。
苏安一向都不是个很幸运的人,但在中考那年,她却短暂地幸运了一把。平时学习成绩只能算是中等的她,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地考入了一中,本市的重点中学。彼时的她还不知道所有的幸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幸运是路的开始,你必须义无反顾地走下去,纵使鲜血淋漓,也不能回头,这是再残酷不过的。可惜的是,那时的她,懵懂未知。
也正因这一时的幸运,苏安从前一直觉得她和陆斯的相遇是注定的,注定在那个午后,她会迷糊地走错教室,推开门的一瞬间,那个少年独自坐在窗前,清隽挺拔的身影被阳光和阴影一分为二,他微侧着脸,脸部轮廓分明,眉眼淡然,身姿却温和从容。
苏安知道,只那一眼,她便沦陷了。她想,在此后经年岁月中,她的瞳仁里只会映出他的倒影,温和从容。
楼道间传来人群的嘈杂嬉闹声,苏安转身看见一群穿着陌生校服的学生向教室走来,抬头看向教室的门牌,几个金色的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01
苏安这才反应过来,走错了教室,迷糊间多爬了一层楼。脸色腾地蹭红了,顾不得众人不解的眼神,忙向楼道走去,带着满心愉悦,一步步地走下楼去,最终扑进了豁朗的日光,天地灿亮。
彼时的陆斯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女孩曾在对他无意一见下倾慕于他,状似魔怔。而当陆斯知道这个笑起来酒靥深深的女孩的时候,他们已经相恋了。
苏安想过去的她还有什么明显的优点的话,那么一定是脸皮厚。初见陆斯,她便无可救药的陷了进去,此后便是狂风暴雨般的死缠烂打。
高中课业繁重,唯有午饭的时候可以好好休息一下,苏安便能如此见缝插针。陆斯和几个玩得好的哥们一起吃饭,苏安施施然地端着餐盘走过去,几人都奇怪地看着她,只有陆斯在瞥了她一眼便低下头继续吃饭。苏安面上淡定地笑笑,暗地里却几乎咬碎一口白牙,这人怎么能这么忽视她!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几天后,陆斯的哥们也就懂了苏安对陆斯的那股子小心思。之后,每每在食堂看见苏安走了过来,便朝着陆斯挤眉弄眼的笑,而后便知趣地坐到另一边。
这正合了苏安的意,她朝他们感激的笑笑,也就眉眼弯弯的坐到陆斯对面。陆斯也没什么反应,只是扬了扬眉却也没说什么。苏安不知道他这表现是不是接受她的意思,但本着没拒绝就是接受的想法,她想陆斯一定是对她有好感的。
苏安还记得那时候,她们班下课时间是比陆斯他们班更晚的,所以每天为了能和他一起吃午饭,一下课她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食堂,这也造就后来苏安同学在运动会上拿了个百米冲刺亚军的好名次。
虽然每天只是一起吃顿饭,而且陆斯也很少说话,但苏安仍旧很开心,仍旧每天在吃饭的时候絮絮叨叨地和他讲着今天她们班发生的事。
你不知道,他们故意把墨水滴在讲桌上,咆哮哥把手一按在上面,几个黑印子就沾在手上,哈哈,对了,你不知道咆哮哥是谁吧,就是班物理老师。
苏安只是委屈的看着他, 我也想认真听课啊,但是他讲的太快,我这一题还没理解,他就到下一题了,他上课的速度和我听课的理解程度,就像飞机和马赛跑一样,结果很明显,我也没辙啊。
陆斯只是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却撇的她无端心虚起来,正想再说些什么来挽回形象,他却用筷子敲了敲她的餐盘, 好了,先吃饭吧,再不吃就冷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苏安和陆斯还停留在每天一起吃午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苏安那时常在想,他们这样算不算在谈恋爱呢。
辩论赛的前一天,苏安照旧和陆斯一起吃饭,却有些心不在焉,几次张口想问问陆斯他们到底算不算在谈恋爱,却还是没有说出口,她不敢问出口,她想,若是问出口了,就收不回来了,但不问却又不甘心。就在她内心天人交战不分胜负的时候,陆斯清淡的嗓音响起: 明天我有一场辩论赛,在B座504教室,有空 你就过来看看。
那场辩论赛到底论了些什么,苏安早已不记得了,她记得的是,明亮的灯光下,少年的眉目分明,眼中流转的光彩夺目,让人移不开眼。
他也会在热烈的阳光下骑着单车带着喜欢的她穿梭在大街小巷,避过拥挤的车流,他也会在某个夜空疏朗的晚上,牵着她的手游走在街头,任风吹过耳边,累了便随性地坐在路边黯淡的青石上,看着璀璨的星空,不厌其烦地听她絮絮地讲着一些琐事。
夏夜里,蝉鸣不绝。陆斯牵着苏安穿梭过喧嚣的人群,走过大大小小的弯弯巷道,最后在长长的河边停下,他们依靠在青白石砌的护栏上,远离了嘈杂,天地间忽地变得阒静,耳边流淌地只有潺潺的水声,抬头便是星光熠熠,月色明朗。苏安看着身旁温和好看的少年,他静静地看着河面,眉目间没有了往日的温和,而是一种她看不懂的神色。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好似一夜褪去了少年的无忧。
似是感应到她的想法,陆斯转过脸来,对她安抚的笑笑,低声道: 我常常看着这条河,在想,有朝一日,我一定会离开,会走得很远,去到一个更适合我生存的地方,这个城市太小太安详,所有人在这里都显得黯然失色,而我,不甘心如此,。 他说完定定地看着她,眼神里满是坚毅。苏安抬头,怔怔地看着他,此刻的陆斯,在琐碎的星光下的眼神坚毅,比万千星子更亮。心里却是五味杂陈,她觉得自己就像草芥,扎根在这片土地,无法动弹,而陆斯却是羽翼丰满的雄鹰,他迟早会离开,而她,只能看着他的背影散尽,无力追逐。
一夜辗转反侧。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木制的窗棂的时候,苏安便睁开了眼睛。窗外,明亮的云和浅蓝的天,美好的一塌糊涂。
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窗外的天空,直到听见楼下的院子里有零散的笑声飘来,苏安才懒懒地起身。早晨的空气微凉,苏安在长裙外套上一个厚厚的粗线开衫,轻轻地走下了楼。柔柔的阳光铺在古朴的柜台上,店主听到她的脚步声,回头朝她抱歉地笑笑: 这俩天有美院的学生来写生,倒是扰了你的好梦。
苏安摇头笑了笑,表示自己并没有受到打扰。她放下手上的笔,带着苏安来到院子角落的一张青石凳上坐着,又端出了一份还冒着热气的包子和粥。 还没吃早饭吧,还是热的,吃一点吧。
早上的阳光很好,穿透了薄薄的雾色。苏安和她坐着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知道她的名字是云葳,知道她原来不是本地人,而是陪着未婚夫回到这个他的家乡。她说起未婚夫的时候,白净的脸上显出些许红晕,是掩不住的。苏安心里突然有点酸涩,想起了被她抛在的未婚夫雷峥。
结婚前夕,她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于是关了手机,简单的留了封信,就收拾了几件衣服回到了这里。
院门口一个人背对着她们,似乎在同门外的人说些什么。高挑的身形,像个大学生一样穿着白色的T恤,米色的休闲裤。苏安瞬间明了过来,他应该就是云葳那个本地人未婚夫。
这个上的因缘际会从来都是这么离奇。比如苏安在大学毕业旅行去了Denizli,在那里她遇见了雷峥,又比如现在她回到了这个小城,坐在一个静谧的院子里,一转身却看见了陆斯。
他似乎还是七年前记忆里的样子,只是身形更加高挑,五官更加深刻。他也一眼看见了她,脸上的笑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迟疑了一下唤出她的名字: 苏安。
你永远看不见时间的走动。校园里的白桦树已经绿了又黄了,宽大的叶子在苍亮的日光下微微晃动,投射的粼粼波光荡漾在教室白色的墙面上,满是年少无忧的欢快。高三还是在白桦的岁岁枯荣间不紧不慢地来到了,夏日的热风逼得知了不分昼夜地嘶鸣,教室里只有风扇转动间扬起的试卷翻飞的声音和沉重的呼吸声。
紧张的在那个夏天结束,随之结束的还有苏安精心保护的恋情。高考结束,苏安考了一个不高不低的分数,在父母的精挑细选之下选了南方的一个二线城市。而陆斯呢,高考后,她就再也没见过他,直到之后,她才从以前的同学口中听说,他去了北京,而后又出国留学。
他果然是说到做到的。苏安自己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个时候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恨他,而是为他感到开心。也许,喜欢一个人就是希望他好吧。那个时候,她模模糊糊地想着。
苏安抬起手来对他招了一下,笑了笑: 好久不见。 许久不见的初恋情人过了七年再次重逢,原来能说的话,真的只有好久不见。
云葳惊讶地看着陆斯,问道: 你们认识? 陆斯没有说话,苏安点了点头,嗓音淡淡地, 高中同学 。
苏安放下饭碗,捧起一杯闻起来带着暖暖气息的青草茶,却突然想起了以前她和陆斯一起在食堂吃饭的日子。隔了七年的时光,他又坐在她面前,只是现在他的身旁有了他的未婚妻,一个温婉美丽的女孩。
小小地午睡了片刻,苏安准备到处走走。在院中却碰见了正在修剪花枝的陆斯,苏安愣了一下和他点头示意了一下便向外走去。
他却叫住了她: 是要出去走走吗?这里的路好些都变了,想去哪里,我带你走一走吧。 苏安想了一下,也没有拒绝,毕竟这里的确变得让她不再熟悉了。
苏安没有说话,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能说的过去的话题在此刻都成了禁忌,沉默反倒是最好的相处之道。
陆斯沉默了一会,却是兴致勃勃和她讲起这个小城的变化,一路上倒也没有冷场。苏安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和她会像深交多年的老友一样攀谈起来,但两人却很有默契的绝口不提过去的事。
这里还真的变得不少。 苏安看着苍穹尽头暗红色的云霞感叹道。 是啊,的确变化很大,我刚回来的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苏安忍了一下,终究还是说了出口: 你不是一直在国外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陆斯没有看她,笑了笑说: 我还以为以你的性格应该会再也不想听到任何关于消息。
苏安没有接着说什么,又转过了一个街口,她侧过脸看着橱窗里映出的他的侧脸,一如从前的美好,却又有什么终究是不同了。她的脸上带着脆弱的笑说着: 我的确不想听到任何关于你的消息,但是一切都过去了。 长久地,他们都没有说话,昏黄的光早已从天穹的西侧落了下去,朦胧的路灯下,她的中指上闪着点点碎光。
苏安收拾好了东西,站在人流依旧繁盛的车站,微笑着朝陆斯和云葳招了招手,转身的一瞬,回身看着陆斯,要幸福,她以无声的口型说着,她知道他看见了,那一刻,他的眼角湿了。
他说,苏安,高考结束后,我母亲得了急性肾衰竭,为了治好她的病,我们全家去了北京,四年里,我陪着她走过了无数次生死难关,但是 她还是没能熬过。
之后 之后我去找了你,我问了很多以前的同学才打听到了你的住址,那天晚上,我一直在你住的楼下等你,直到很晚,才看见你和另一个男生一起回来,你依偎在他怀里,笑得很开心。
陆斯说完,诚恳而又坦然地看着她,说不难过是假的,那时候,母亲的死还有你,这一切都让我觉得很难接受,可是后来,我还是走过来了,你知道吗,有时候,转身之间,便是永远的错过。
苏安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用这么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完了她不知道的事,看着他依旧温和明朗的眉眼,只觉得这瞬间,过去那些他和她的感情点滴融入了迅速逝去的时光里 现在的他和她,早已不是那个盛夏里带着无知的欢乐的他们。
陆斯,感谢你曾赠我,春风十里一缕阳光,往后的日子,我们各自光芒万丈。
 
安庆白癜风治疗费用
福建治疗白癜风医院
武汉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山东治疗白斑的医院
舟山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